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你可知错

上一章: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你做什么? 下一章: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脆弱

此时并非是真的让穆清月杀了岳风,谢流云只是做做样子,好让在场的人看。

讲到最后,穆清月寒着脸,冲着谢流云一字一句道:“就你这种人做掌门,简直就是圣宗的耻辱!”

下一秒,众人内力催动,直接将穆清月围了起来。说起来,这些人都不想对穆清月动手,但她如此轻蔑新任掌门,决不能放任不管。

直到现在,在场所有人,除了穆清月和自己,其他人都还不知道,刚才被吕洞宾打伤的,就是真正的岳风。

就在这时,谢流云深吸口气,冷冷道:“不要执迷不悟了,现在认错还来得及,我给你一个机会,立刻杀了岳风的同党,那个叫无尘的人,你的过失,我可以不予追究!”

什么?

唰!

他刚才一直逼迫穆清月杀岳风,目的就是要将她激怒,这样才有理由将她关起来,只有关了起来,才有机会享受美人温柔啊。

最后两个字,她加重了语气。

穆清月也是娇躯一颤,谢流云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,不过还是镇定下来,缓缓道:“掌门这么说,让我有些莫名其妙,还请明示!”

“若是真和岳风有关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,可真相还没查清楚,就让我动手,我办不到。”

“师父!”

“住口!”

“是啊...”

说着,谢流云环视一圈,继续道:“就在刚才,掌门对岳风同党出手的时候,你还要阻拦,你是何居心?你老实交代,岳风抓走嫦娥的事情,你是不是也参与计划了?”

话音落下,易云封等人纷纷行礼,然后退出了大殿。

霎时间,整个大殿之内,顿时一片寂静!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穆清月!

可现在不一样了,做了圣宗掌门,谢流云不再有任何顾忌。

不过很快,谢流云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笑容出来,点头道:“好,很好,既然你执迷不悟,非要包庇岳风,那就别怪我了,来人,给我拿下!”

听到这话,不少人下意识的点头附和。

“我知道,当初岳风拜入圣宗的时候,好几次让你丢脸,所以你就怀恨在心,一心要除掉他。”

说真的,穆清月本不愿和谢流云翻脸,但怎么都没想到,谢流云要逼她杀了岳风,这让穆清月怎么都接受不了。

“有这个可能,毕竟,穆坛主可是岳风的师父。”

说这些的时候,穆清月强忍着心里的不悦。

呼!

话音落下,大殿之内的易云封等人,都是面面相觑。

穆清月彻底急了,这帮人,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呢?

然而,穆清月实力虽然高,但也挡不住这么多人,不一会儿,就被五花大绑。

谢流云看着张娜,微微一笑:“严刑拷问,最好能问出岳风的下落,这件事儿,就交给你了!”

这个谢流云,真是个卑鄙小人,这分明是在公报私仇,如此阴险的人,真不知道掌门怎么就把圣宗交给了他。

那个无尘才是真的岳风,谢流云比谁都清楚。

呼!

穆清月紧咬着嘴唇,气的娇躯发颤。

心想着,穆清月强忍着怒火,辩解道:“这件事儿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而且,刚才被掌门打伤的才是岳风,而抓走嫦娥的,明显是假的....”

“穆清月!”

在圣宗之中,掌门的话就是门规戒律,穆清月这么说,简直就是以下犯上。

“是,师父!”张娜赶紧点头!

师父做了掌门人,张娜说不出的兴奋,此时冲着谢流云道:“师父,那个岳风的同党,叫无尘的人,现在还在后面房间疗伤呢,该怎么处置?”

张娜赶紧走向前,恭敬询问:“师父,哦不...掌门人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们...”

呼啦!

终于,谢流云忍不住冷冷开口道:“你可知错?”

但没办法,现在谢流云是掌门,就算有不满,也只能忍。

谢流云深吸口气,满是微笑的脸上,透着几分的阴沉:“那个叫无尘的人,不用审问,直接杀了!”

说真的,这些年和琉金坛明争暗斗,穆清月完全视谢流云为眼中钉,若是之前谢流云这种态度,穆清月必定忍不住。

说这些的时候,谢流云眼中闪烁着一丝深意。

谢流云知道,穆清月性情高傲,想要征服她,一定要先立一下威信。

说这番话的时候,谢流云表面很愤怒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

“还有!”

谢流云嗯了一声,抬了抬手:“好了,大家都下去吧,张娜留下!”

“现在嫦娥娘娘被岳风抓走的事儿,整个圣宗都传开了,难道所有人都是瞎子?”

说这些的时候,谢流云不断上下打量着穆清月,眼睛透着异样的光芒。

哗!

听到这话,穆清月心头一颤,绝美的脸上满是抗拒,紧接着,冲着谢流云道:“谢流云,嫦娥娘娘如何被抓,真相还没查清楚,你就一口咬定和岳风有关!”

嘶!

前脚刚走,一个窈窕的身影走出来,正是张娜。

话音落下,大殿之内的众人,都忍不住议论纷纷!

“穆清月!”

她..她说什么?!谢流云刚刚坐上掌门,她居然说是圣宗的耻辱?

议论之下,所有人都看向穆清月,目光都透着怀疑。

“不会把,岳风抓走嫦娥娘娘的事情,穆坛主参与了?”

听到回答,谢流云拍案而起,怒气冲冲道:“不知道?穆清月你好意思这样回答?岳风抓走了嫦娥娘娘,而你是岳风的师父,这件事儿,你敢说自己脱得了关系?”

不得不说,穆清月是圣宗出了名的极品女神。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动,谢流云也不例外,但之前不过是琉金坛坛主,和穆清月平起平坐,更重要的,两个分坛之间一直有恩怨,所以谢流云自持身份,不敢有别的想法。

这一瞬间,谢流云的脸色,也是猛然一变。要知道,在这么多人面前,被穆清月如此责骂,他的面子往哪放?

众人前脚刚走,谢流云就冲着张娜招了招手!

“先带下去,关起来!”谢流云挥了挥手,吩咐道。

不等她说完,谢流云脸色一沉,重重的拍了拍桌子,一下子站起,指着穆清月呵斥道:“到现在你还给岳风洗脱罪名?你是不是想说,抓走嫦娥的事儿,和岳风一点关系都没有?”

几个弟子应了一声,押着穆清月,离开大殿!

一时之间,大殿的气氛,无比的凝重。

这一瞬间,整个大殿的目光,都汇聚在穆清月身上!

看到这一幕,穆清月娇躯一颤,又急又气。

“张娜!”

此时的谢流云,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,然而眼中却闪烁着得意和狡猾。

砰!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