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无言以对

上一章: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想想后果 下一章: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惶恐

那一刻,看到炼狱的景象,尽管文丑丑心里有准备,可还是禁不住倒吸冷气。

夜幕中,乐天宫灯火通明,四周不断有皇宫侍卫来回巡逻,可以说是戒备森严。

文丑丑皱眉看着他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然而,文丑丑仿佛没听到,很快就离开了炼狱。

……

不过,文丑丑到底曾是长生殿殿主,很快就镇定了下来。

不错,自己是投靠了冥王,但也是迫不得已,要不是舍不得疯子和大圣那些兄弟,为了要对付张角,早就转世重生了。

此人罪大恶极,和自己三兄弟,也有解不开的仇怨,怎么可能放了他?

因为是冥王使者,所以负责守护炼狱的鬼兵,也没有阻拦,相反,对文丑丑很是客气。

听到这话,段羽冷笑一声:“文丑丑!少在这幸灾乐祸的,你身为长生殿主,杀的人也不比我少,不然怎么也到了这里?”

竟然是段羽。

段羽目光闪烁,缓缓道:“既然你是冥王使者,一定有很多特权,对吧。”

“怎么?”文丑丑站住脚步,似笑非笑道。

要是这样的话,自己还能继续为冥王办事吗?

然而刚走几步,就听到段羽的大叫传来。

这一瞬间,看到对方的脸,文丑丑顿时愣住了,同时心里升起了一丝复杂。

只是这些事情,怎么可能告诉段羽?

不错,文丑丑原本心情很糟,此时看到段羽,一下子畅快起来。

段羽作恶多端,死后被关在鬼界的三十六层炼狱中,日夜饱受酷刑,也不稀奇,而且,自己能亲眼看到这一幕,也是大快人心啊。

与此同时,被吊在那里的人,也迅速抬起头,和文丑丑四目相对。

不知道走了几层,就看到眼前的炼狱,是一个巨大的火池,火池正中心,吊着一个人,浑身鲜血淋漓,很是凄惨,然而一双眼睛却闪烁着疯狂。

什么?

听到这话,文丑丑顿时有些来火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文丑丑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深吸口气,沉思起来。

“文丑丑!”

若是一年前,段羽这么说,文丑丑必定大怒,但现在不一样,段羽已经死了,而且还被关在鬼界炼狱中,没必要跟他较真。

嘶。

“段羽!”

而同时,文丑丑的心里,也有些震惊。

不过很快,冥王就单独召见段羽,让他为自己效忠,毕竟,段羽虽然恶行累累,却也是九州之中不可多得的修炼人才,曾经拥有开天斧的存在。

足足冷了几秒后,段羽反应过来,讥笑道:“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,原来是做了冥王手下的一条狗。”

此时的段羽,也是无比震惊,文丑丑?他怎么来这里了?难道也死了?

段羽深吸口气:“你把我放出去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段羽深吸口气,缓缓道:“冥王野心勃勃,想要掌控九州大陆,他急需一些九州绝顶强者,充当爪牙,当初我刚进入鬼界的时候,冥王就向我抛出了橄榄枝,被我拒绝了。”说着,段羽复杂的打量着文丑丑:“但我没想到,一向以正义自居的文殿主,竟然主动投靠了冥王,呵呵….”

说这些的时候,段羽神情傲然。

“等等!”

鬼节禁地,是处置恶人的地方,据说三十六层炼狱,一层比一层可怕。

这一刻,面对段羽的嘲弄,文丑丑张了张嘴,却无言以对。

到了外面,看着四下阴沉沉的冥都,文丑丑有些茫然。

见文丑丑沉默不语,段羽目光闪烁,缓缓道:“我虽然被关在这里三年,但也知道不少冥王的秘密,你放了我,我就把这些秘密告诉你,你不是一直以造福九州为己任吗?”

啥?

就看到,每一层炼狱中,都关押着不少九州的恶人,这些恶人,有的被施以火刑,整个人架在火上烤,还有的被割鼻挖眼,看的让人心惊胆战。

就在段羽暗暗疑惑的时候,文丑丑忍不住笑着开口道:“没想到,在这地方能看到你,不过,你这种人有这样的下场,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“我…”

这段羽诡诈多端,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,可一旦放了他,就是纵虎归山。

呼!

这一瞬间,看着文丑丑远去的背影,段羽目光血红大叫道:“你会后悔的,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然而,段羽虽然邪恶,却极其自负,即使面对冥王,也没有低头服软。

心想着,文丑丑好奇的走了过去。

不对,他身上没有带铁链,而且也没鬼兵押着他….

听到这话,文丑丑愣住了,随即摇头笑道:“段羽,你是不是被关傻了?放你出去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虽然做了冥王的使者,可是对鬼界一点都不熟悉啊。

“呵呵!”

他….他做了冥王使者?这怎么可能?

“文丑丑!”

文丑丑暗暗心惊,这是什么人,遭受如此酷刑,还能如此倔强?

原来,冥王真的打断掌控九州大陆。

心想着,文丑丑下意识的向着鬼界禁地走去。

玛德。

“我是冥王使者,当然能来这里。”文丑丑淡淡开口。

“随你怎么说吧。”文丑丑看着段羽道:“今天能看到你这恶人有这样的下场,我很满足了。”说着,就要转身离开。

听到这话,段羽心头一震,整个人都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文丑丑说不出来。

另一边。北瀛皇宫。

呼!

说这些的时候,文丑丑一脸的坚决。

文丑丑笑了笑,没有回应。

我去。

不错,三年前,段羽在蛮荒诡域的死亡谷,被巨蟒袭击身亡之后,进入鬼界,当时冥王列数他十几条恶行,将其打入炼狱之中。

见他拒绝,段羽笑了笑,嘲弄起来:“文丑丑,你自诩正人君子,现在却做了冥王的走狗,还如此心安理得,不知道世人知道,会作何感想。”

说完这些,文丑丑转身离开。

之前冥王让杰德等人效忠,并且让他们从罗刹族分离出去,文丑丑就意识到不对了,此时听到段羽这样说,内心顿时无法淡定下来。

心想着,文丑丑看了一眼段羽:“段羽,你不用激将我,我知道冥王野性勃勃,但放了你,对九州来说,一样是灾难,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享受酷刑吧。”

很快,文丑丑反应过来,嘴角勾起,露出一丝笑容。

嗯?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