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不许做傻事了

上一章: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干着急 下一章: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温馨

任盈盈浅浅一笑,语气虚弱,却十分认真:“你是我夫君,当时情况那么危险,我当然要替你挡,不然的话,你出了事儿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玛德!

就在岳风暗暗自责的时候,任盈盈醒了过来,忍不住轻轻呼唤了一声。

广平王嘴角勾起一丝残忍,冷冷道:“今天你们两个,一个都走不了,就在一起做一对亡命鸳鸯吧!”

为什么?你为什么这么傻。

任盈盈张了张嘴,只说了一个字,就说不下去了,只觉得自己好疼。

看着吕洞宾走远,岳风就迫不及待的走进帐篷。

岳风赶紧走过去,焦急的问道:“吕道长,盈盈怎么样了?”

“你们所有人都得死!”

之前刚碰面的时候,就觉得广平王和以前不一样,而现在,吕洞宾又在箭头上发现了阴毒....

话音落下,岳风催动内力,霎时间,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,方圆千米之内,空气都扭曲了。

话音落下,广平王挥了下手,周围的御林军精锐,再次蜂拥而来。

岳风反应过来,轻轻拉着任盈盈的手:“盈盈,之前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箭?以后不许做这种傻事儿了。”

“盈盈!”岳风身子一震,发疯了一样大喊,转过身来,将她一把抱住!

听到这话,岳风心颤不已,说不出的感动!

“去死吧,岳风!”

“盈盈,你别吓我....!”岳风不停大叫着,眼睛血红无比,整个人也彻底崩溃!

“小心!”

“啊!”

莫非...他和冥王也有关系?

而吕洞宾不一样,他是道门一代宗师。

看着广平王带着属下离开,岳风很想追击,但考虑到任盈盈的伤势,还是忍住了。

“你别说话了,别说话了,你立刻带你回去!”岳风的眼泪,哗哗的往下掉,根本就止不住!

不到十秒钟的时间,三千多御林军,就有一多半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吕洞宾微微一笑,安慰道:“岳宗主,盈盈姑娘已经没事儿了,不过,那一箭刺中了她的心脏,再深一点只怕就没命了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,之后好好休养就行..”

广平王想好了,只要完成了冥王陛下交代的事情,到时候,得到了奖赏,再好好对付岳风。

几个小时后,岳风带着任盈盈,和孙大圣等人汇合。

几千名御林军精锐,根本来不及躲闪,纷纷惨叫起来。

“万念俱灰!”

“岳风,今..今天算你走运,咱们后会有期!!”广平王不甘的嚎叫一声,随后带着剩下的御林军,狼狈离开。

不过还好,她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了。

自己明明失去了内力,还要为我当下这一箭。

“噗呲!”

霎时间,看到任盈盈受了重伤,大家都慌得不行。随后,由吕洞宾为任盈盈疗伤。

“盈盈,你别吓我..”心痛之下,岳风轻轻摇晃着任盈盈的身体,声音都哽咽了起来,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吕洞宾随和一笑,摆摆手表示没什么,随后一脸凝重道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儿,刚才我拔出箭的时候,发现箭头上,残留着一种阴毒。而且,这种阴毒十分邪气,以后你再碰到这个广平王,要小心一点!”

岳风走到跟前,静静的看着她,心里说不出的愧疚。

两个小时后,吕洞宾走出帐篷,满脸疲累!

听到这话,岳风顿时愣住了。

“吼!”

“呼..”

“都得死,你们全特码得死!”岳风的嗓子已经沙哑沙哑,怒吼之下,猛然抬起右手!

听到这话,岳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喜不自胜,不停冲着吕洞宾鞠躬:“多谢道长,多谢道长!”

盈盈身为高贵的公主,跟了自己之后,这些年却吃了这么多苦,还没给她幸福呢,又被广平王重伤,差点没命。

唰!

只是一招,就杀了自己这么多属下?

“我...”

这时,就听到广平王怒吼一声,随即拔出一把长弓,捏着羽箭,直接向着岳风后心射了过来。羽箭在半空发出一声尖啸,空气都被撕裂了。

呼!

“回去!?”

这一刻,

这一瞬间,岳风眼睛血红无比,随后轻轻放下任盈盈,紧握着方天画戟,环视一圈。

看到这一幕,任盈盈俏脸一变,忍不住惊呼一声,随即快步跑过来,挡在岳风身后!

“好了!”

哗!

也就是这一瞬间,羽箭狠狠的扎在任盈盈的身上,鲜血瞬间喷涌而出,娇躯一软,直接倒在地上。

早知道这样,自己就会带她一起出来了。

就在岳风暗暗思索这些的时候,吕洞宾微微一笑:“我去给大家熬制解药。”说着吕洞宾缓步离开!

本想着,这次出来采药,能让她和大圣等人恢复实力,却怎么没想到,会碰到广平王。并且,盈盈还为自己受了伤。

说起来,岳风跟着神农学过医术,同时还有无极丹术,但任盈盈伤的太重了,岳风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什么?

“你别乱说,你不会死的,我不许你死!”岳风紧紧抱着她,只觉得一颗心都在发颤,同时也加快了速度。

“岳风...”

阴毒?

“盈盈,你撑住,你一定要撑住...”

话音落下,天空中雷云滚滚,紧接着,一股完全由内力凝聚的风暴,如同一条巨大的龙卷风,将周围的御林军笼罩。

说真的,广平王本要和岳风不死不休,但想到自己有重要的事情去办,最终选择撤退。

羽箭快如闪电,等到岳风意识到危险,已经来不及。

帐篷里,任盈盈躺在那里,脸色还有些苍白。她双眼紧闭着,睫毛轻轻的颤动,令人怜惜。

就看到,此时任盈盈精致的脸,变得苍白无比,鲜血不断的流出来,将她的长裙都染红了!

“岳风,我感觉自己好冷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任盈盈虚弱开口,那样子让人心疼!

听着岳风的呼唤,任盈盈虚弱的脸上,挤出一丝笑容:“我不会有事儿的,你别难受!”

下一秒,岳风快速抱起任盈盈,飞向半空,满脸的焦急和心疼。

下一秒,岳风轻轻将她抱在怀里。

看到这一幕,广平王只觉得头皮发紧,脑子嗡嗡作响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