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什么意思

上一章: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再也见不到了 下一章: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不能耽搁

“呵呵....还不是为了和前任女皇继续厮混....”

几分钟后,三兄弟和任盈盈等人,暂时在龙门关十几里外的地方,安营扎寨,岳风和天门被各大门派排斥,也没必要回龙门关了,但段羽和死亡大军的事情,不能坐视不管。

炎虹一脸不悦:“我帮你除掉了仇家,你还不高兴了?”

而现在,炎虹杀了龙耀天,南云大陆必定陷入动荡,这对九州共同对抗段羽是很不利的。

终于,柳泉反应过来,怒视着岳风大叫道:“你好大胆子,竟敢指使身边的人,去加害陛下,你满口仁义道德,张口九州闭口九州,可背地里,却私通前任女皇,导致南云皇室颜面扫地,现在又残害皇帝陛下,这就是你所谓的天下正义?”

柳泉知道,这时候和岳风开战,完全是找死,但气势不能输。

说这些的时候,炎虹脸上满是愤怒,而眼中却闪烁着得意。

“就是!”孙大圣接话道。

面对炎虹的强词夺理,岳风一时语塞,说不出的憋火。

更何况,之前一番混战,众将士疲累不堪,已经没有再战的能力了。

唯有女皇站在那里,愣在那里,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。龙耀天谋逆篡位,确实该杀,但不知道为什么,女皇却高兴不起来。

最后一句,柳泉大吼出来,最后就召集皇城精锐,退到了龙门关之内。

周围的议论不断传来,岳风脸色尴尬至极,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。

“岳风!”

“还有我们....”

不错,炎虹是故意的。

憋火之下,岳风环视一圈,大声道:“诸位,南云皇帝的死,我事先不知情,从现在开始,我宣布,和炎虹划清界限,她以后的所作所为,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嗯!

话音落下,周围的各宗门高手,也都议论纷纷。

看到这一幕,岳风又是郁闷,又是无奈。

呼!

不错,炎虹之前所做的一切,最终的目的,就是要逼迫岳风和自己划清界限,到时候没了岳风的约束,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“岳风,你这种品行,简直让整个九州江湖替你蒙羞,从今天开始,我们明宗和你们天门再无瓜葛!”

“炎虹!”

“岳风,盟约解除吧,你好自为之。”

下一秒,岳风直视着炎虹,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说起来,龙耀天以下犯上,逼迫女皇下位,确实该死,但岳风暂时没想过杀了他,毕竟,现在九州最大的敌人,是段羽。

“名震天下的天门宗主,也不过如此。”

“岳风!”

“你.....”

“岳风!”

听到这话,不管是柳泉,还是在场的其他人,都是心头一惊。

一时间,在场的各大宗门,纷纷表示和天门撇清关系,随后退到龙门关内。

“陛下的仇,我们暂且记下,等彻底击溃了死亡大军,我们南云大陆,再好好和你算账。”

就在这时,孙大圣按捺不住憋屈,手中的开天斧狠狠劈在地面上,大骂起来:“这帮人,全特码脑子进水了,风子为了九州做了这么多事儿,在他们口中,却成了卑鄙小人?”

“我什么时候让你去杀龙耀天了?”

说这些的时候,柳泉义正言辞,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哗!

柳泉紧紧瞪着岳风,冷冷道:“你少假惺惺的玩这一套,你派人杀了陛下,接着就撇清关系,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,以为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子。”

这一刻,柳泉很想下令,让身后的皇城精锐再次动手,缉拿岳风,然而感受到炎虹和淼莹的实力,又没那个勇气。

“是啊,枉我一直那么欣赏他,原来就是一个欺世盗名,胆大妄为之徒。”

“我们天下会也和你们天门没关系了。”

岳风点了点头,胸口一口闷气顿时顺畅不少,随后三兄弟相视一笑。

同时被带上的,还有藏水月,藏火月兄弟俩。

炎虹轻笑一声,看着柳泉的眼中满是蔑视,轻描淡写道:“这还听不出来吗?你的陛下,在两个时辰之前,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之前岳风竭力保护龙千语,让炎虹心里很不高兴,为了撒气就背着岳风杀了龙耀天,此时还专程过来告诉岳风,就是要他心里不舒服。

“为什么?”岳风皱眉道。

说完,不等岳风回应,炎虹娇躯一闪,冲入夜空之中,消失在众人视线。

果然,任盈盈话音刚落,柳泉就冷笑了起来。

说着,炎虹似笑非笑的看着岳风:“岳风,那皇帝派人追杀你,很是可恶,我已经帮你解决了。”

看到这一幕,任盈盈急的跺了跺脚,快步走过来低声道:“你不该这样做的。”

“玛德!”

“好,好!”

她....她竟然杀了龙耀天。

眼前的炎虹,外表迷人性感,却手段很辣,岳风将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,福祸难料啊。

说这些的时候,炎虹语气很平淡,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只是眼中却透着一丝丝的狡黠。

随后,孙大圣冲着龙门关吐了一口:“谁稀罕和你们联盟。”

听到这话,柳泉愣了下,皱眉看着炎虹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毕竟,炎虹是自己这边的,她杀了龙耀天,自己脱不了责任。

听到这些,炎虹一脸冷笑:“岳风,这可是你说的,以后咱们之间再无瓜葛。”

这时候,文丑丑走过来,冲着岳风安慰道:“风子,别难受了,就算全天下都误会你,但只要咱们三兄弟在一起,天大的事情,都不算什么。”

此时的岳风也想清楚了,炎虹本性邪恶,若是因为在太虚幻境的约定,强行约束她,只会让她越来越反叛,接连不断的给自己惹麻烦,倒不如撇清关系。

这一瞬间,周围的各大宗门,也都忍不住纷纷开口。

“派人刺杀南云皇帝,这岳风简直疯了。”

任盈盈和文丑丑等人面面相觑,一个个神情,也是憋屈至极。

“可你也没说,不让我杀他!”

“你和她划清了界限,九州之内就没人约束她了啊。”任盈盈轻叹口气,绝美的脸上满是忧虑:“而且,眼前这帮人,也不会相信你。”

任盈盈心思敏捷,一眼就看出了炎虹的小计俩。

岳风也是暗暗皱眉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嗯?

“好!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