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不如试试

上一章: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阶下囚 下一章: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没有用啊

心想着,岳风走了过去:“你们这样,是止不住血的!”

长得挺漂亮,却有些看不起人啊。

话音刚落,那个前台接待女子,满脸惶恐:“对不起,这人说是来找首领大人,被我拦住了,没有及时将他赶走,是我的错!”

正说着,就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呼喊,紧接着那个药师满脸慌张的下来:“首领大人快不行了,赶紧来人!”

薛鹏脸色一变,赶紧快步上楼。

看到这一幕,整个大厅的人员,一个个惊慌失措,赶紧围了过去。

我去,这赏金联盟可以啊,大厅接待的人员,都这么漂亮。

话音落下,旁边一直沉默的药师接话道:“现在局势混乱,各种骗子层出不穷,幸好咱们来的及时!”

找首领?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,紧接着,就看到几个人搀扶着一个中年人,快步冲进大殿。

话音落下,岳风从身上拿出银针,入手如电,刺中了薛山身上的几处穴道。

岳风没有反抗,而是任由他们将自己五花大绑。

“快,快给我父亲止血。”一名青年男子焦急的大喊着,随即去找药师了,药师就是罗兰大陆医生的称呼,赏金联盟实力雄厚,有专门的药师。

就在这时,薛鹏带着药师匆匆赶来,看到眼前一幕,顿时脸色一变。

薛鹏看到,父亲身上扎了几根奇怪的针,这不是要命吗?

中年人满脸痛楚,浑身鲜血淋漓。正是赏金联盟的首领,薛山。

说真的,在薛鹏心里,岳风就是个骗子,绝对不能相信。

终于,薛鹏反应过来,冲着门口的人吩咐道:“把那个人带上来。”

岳风不是危言耸听,薛山除了抓伤,五脏六腑也受到了重创,岳风用银针封住了经脉穴道,稳住了伤势恶化,一旦拔掉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不好了!”

这一刻,薛鹏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。

薛鹏离开后,周围的众人,赶紧七手八脚的给薛山止血,然而,薛山身上的伤口太多了,根本就止不住。

前脚刚走,薛鹏就直接拔掉了银针。

这青年男子,正是薛山的儿子,薛鹏。

说着,就吩咐众人,将薛山带到楼上房间。

这薛山的实力很强,竟然被伤成这样,到底是什么猛兽,如此恐怖。

药师站在一旁,脸上完全没了之前的自信,小心翼翼道:“首领大人受伤太重,失血太多了,我已经尽力了!”

周围众人,也是面面相觑,随即跟了上去。

见薛鹏发怒,周围众人都是战战兢兢,同时目光也看向了岳风。

在罗兰大陆,从来没有针灸的说法,在薛鹏心里,这根本就是胡闹。

想到刚才的一幕,薛鹏就有些来火。

说着,薛鹏就要拔掉银针。

“那个..我想找薛山先生。”岳风微微一笑,回应道!

呼!

拔掉银针的瞬间,薛鹏有些莫名的紧张,紧盯着父亲!

与此同时,周围众人也都愣了下。

“啊!”

岳风皱了皱眉,随即快步走了过去。

他就是薛山?

“薛山大人!”

一时间,整个房间里,静的可怕。

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等下你可别后悔!”岳风淡淡道。

“这人是谁.....”

听到这话,薛鹏心痛不已,忍不住失声痛呼:“父亲...”

听到这话,薛鹏怒极反笑,懒得废话,挥挥手,让手下将岳风关在了后面的地下室。

“是我!”岳风看着薛鹏道:“你不要紧张,我这是针灸之术,帮助你父亲止血的。”

“难道...”

女子愣了下,随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不好意思,薛山先生有事儿外出了,不在这里。”说着,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嫌弃。这人穿的普普通通,身上一点圣力都没有,不知道哪儿来的小混混,还想见首领?

众人的怒斥传来,之前那个接待岳风的女子,更是气的不行,冲着岳风喊道:“谁让你乱来的....嗯?”

“首领!”

岳风皱了皱眉,制止道:“你要是将针拔掉,你父亲的情况,就会十分危险!”

话音落下,在场所有人的脸色,都复杂起来。

到了房间,就看到躺在床上的薛山,脸色惨白,浑身颤抖不止,并且,伤口再次流出鲜血,止都止不住。

就看到,薛山身上的伤口,一滴血也不流了,竟然止住了。

什么?

岳风站在一旁,暗暗观察了下,一眼就看出,这薛山是遭受了猛兽突袭,身上的伤口,都是利爪造成的。

“你下次再来吧!”见岳风没有离开的意思,女子忍不住催促道。

哗啦!

薛鹏也愣在那里。

听到这话,薛鹏彻底怒了,大骂道:“马德,哪儿来的骗子?骗到这里来了,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这里是赏金联盟。”

薛鹏没有进去,而是下楼询问众人:“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儿?”

这女子二十左右,长的很漂亮,肌肤白皙,一身短裙套装,很是性感。

岳风苦笑了下,就要拿出推荐信。

“谁干的?”薛鹏环视一圈,怒吼道。

针灸?

“去!”

过了十几秒的样子,看到薛山没有任何情况发生,薛鹏忍不住冷笑起来:“一个骗子,还敢吓唬我!”

听到这话,薛鹏眉头紧锁,掩饰不住的愤怒和轻蔑:“哪儿来的骗子,几根针就能止血?你当我是小孩子,我看你是活腻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几个人快步过来,将岳风围住。

后悔!?

说着,薛鹏指着岳风:“来人,把他给我绑了!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薛鹏忍不住喃喃道。

察觉到女子的脸色,岳风暗暗皱眉。

但眼下实在没办法了,不如带他上来试试。

就在这时,人群中不知道谁提了一句:“是拔掉银针造成的?刚才那人不是骗子?”

话说到一般,女子目光落在薛山身上,顿时娇躯一颤。

薛鹏脸色阴沉:“这种情况,只允许发生一次,再有下次,我饶不了你!”

下一秒,众人目光纷纷汇聚在岳风身上,很是惊异,这人是谁?这手段真是不可思议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周围的众人,也一个个脸色黯然,很是难受。

唰!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