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没怪你

上一章: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放走吧 下一章: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震撼

噗嗤!

“风涛!”

“吃里扒外的东西。”殷珊目光闪烁着怒火,冲着瑞秋命令道:“把她还有风涛,一起关进死牢里。”

马德,这幻世门折磨人的方式,也太阴狠了!

下一秒,面对眼前的处境,兰雅夫人顿时愁眉不展:“那咱们现在怎么办?你要是不帮忙翻译圣典玉册,门主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与此同时,瑞秋也是俏脸一寒,娇喝道:“还敢提条件,你有这个资格吗?”

面对众人的怒视,岳风丝毫不慌,一脸的玩世不恭:“反正我已经提出条件了,你们不答应我,就别想让我帮忙翻译。”

见兰雅夫人一脸的诚恳,岳风轻舒口气,淡淡道:“圣典玉册,明明是你偷走的,为什么要骗我?根本没有什么大家族追杀你,对不对?你为什么要背叛女王?”

终于,瑞秋将手里的木刺,全部扎完,就退到了一旁!

见岳风态度,殷珊俏脸一沉,冷冷道:“好,很好,跟我谈条件是吧,我看你是不知道我们幻世门的厉害。瑞秋,给我动刑!”

然而瑞秋还没完,将手中的木刺,全部扎在了岳风的身上,都是神经最脆弱的地方,一开始岳风还能咬着牙强忍着,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就放声大叫起来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兰雅夫人一脸的悲愤。

岳风深吸口气,笑而不语。

一股剧痛传来,岳风咬着牙关,没有喊出声。

话音刚落,瑞秋忽然娇喝一声:“你闭嘴!”

尼玛!

十几分钟后。

说真的,忽然间被抓到这里,岳风心里对兰雅夫人很是恼火,但此时看到她一直帮自己说话,心里的火气就消了不少。

兰雅夫人坐在一旁,手脚也被绑住了,绝美的脸上,挂着泪珠,不停的道歉:“风涛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.....”

这时候,兰雅夫人冷静了下来,精致的脸上满是愧疚:“我没想过害你,正是昨晚上咱们的谈话被瑞秋听到了,她才要抓你见门主,我真的不想这样....”

都已经被抓了,也没必要和兰雅夫人计较了。

死牢中,岳风坐在那里,满脸的憋屈。

不错,她之所以背叛女王,全因为丈夫的死。

“行了!”

殷珊脸色一变,彻底怒了,同时心里也有些震惊,怎么都没想到,这个风涛的承受能力如此之强。

“是,门主。”瑞秋应了一声,随即叫来外面的护卫,将岳风和兰雅夫人拖了下去。

听到这话,兰雅夫人喜笑颜开。

一时间,整个大殿气氛无比的压抑。

看着岳风身上扎满了刺,兰雅夫人又是愧疚,又是心疼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岳风看了看兰雅夫人。

听到这话,岳风一下子沉默了,是啊,这兰雅夫人风华正茂,却忽然死了丈夫,换做任何一个女人,都无法接受。

浑身扎满了木刺,岳风疼痛难忍,根本不能催动内力,唯一的办法,就是封住穴道。

面对瑞秋的质问,兰雅夫人脸色涨红,一时无言反驳。

见情况越来越不妙,兰雅夫人快步走出来,一下子跪在地上,冲着殷珊恳求道:“求求你,放过他吧。”

与此同时,周围其他人,也纷纷怒视着岳风。

这人敢和门主提条件。

岳风笑了笑,安慰道:“不用慌!”

见兰雅夫人的态度,岳风暗暗叹了口气。

就看到,这些木刺很奇特,质地纯黑色,而在尖刺的顶端,呈现出一种紫黑色,闪烁着幽冷的光芒。

看到这情况,瑞秋不再废话,捻起一根木刺,对准岳风肩头上的神经,直接刺了进去。

呵呵..

此时,瑞秋拿着木刺,走到岳风面前:“这是鬼藤树上的刺,刺中神经的话,可以将人的痛觉扩大十几倍,我现在代表门主问你最后一遍,翻不翻译?”

这一刻,殷珊似笑非笑的看着岳风:“怎么样?现在肯翻译了吗?”

虽然眼前这个男人,是女王身边的红人,但兰雅夫人和他有了一夜春雨之后,心里对他魂牵梦绕,根本恨不起来,而此时,见他因为自己被困在死牢,更是无比的难受。

说着,岳风想到什么,冲着兰雅夫人道:“对了,之前我教过你点穴,你没有忘吧,快,点住我的穴道。”

随即,瑞秋冷冷看着兰雅夫人,一字一句道:“你几次三番帮他说话,你们两人的关系不简单吧?在你心里,是门主的事情重要,还是这个男人重要?”

只要封住了穴道,就没了知觉,也就没了疼痛的折磨,岳风才可以催动内力,逼出木刺。

唰!

“好了,你别难受了,我没有怪你!”岳风舒口气,微笑道。

“门主!”

说真的,在殷珊的心里,兰雅夫人帮她偷来了圣典玉册,很是欣慰,但此时见她一直帮着这个男人求情,顿时就怒了。

见岳风提出条件,殷珊秀眉轻蹙。

看着瑞秋的手中的木刺,岳风惊怒不已,不过脸上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。

听到这一连串的追问,兰雅夫人紧咬着嘴唇,精致的脸上,满是纠结。

听到吩咐,瑞秋没有犹豫,立刻从旁边拿来一捆木刺过来。

唉!

几秒后,兰雅夫人缓缓回应道:“你问我为什么背叛女王?当年不是她派我丈夫去打仗,我丈夫也不会死,虽然给了我爵位,可那样就能换我一辈子幸福了吗?”

这时候,殷珊静静看着兰雅夫人,缓缓道:“虽然你帮我偷来了圣典玉册,立了大功,但你不要忘了,一旦加入了幻世门,一切就要以幻世门的利益为重。”

呃....

看到这情况,岳风露出一丝笑容,冲着殷珊道:“你不就是想让我翻译圣典玉册吗?我可以答应,不过你们要先放了我。”

此时的岳风,满脸都是冷汗。说真的,岳风很想催动内力,冲开束缚,但痛觉神经被刺,导致气息不稳,在这种情况下,岳风很难运转内力。

呼!

简直不知死活。

听到这话,兰雅夫人紧紧咬着嘴唇,内心复杂之极。

“我...”

此时的岳风,手脚还被死死绑着,身上的木刺,也没拔掉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