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随便

上一章: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凶险万分 下一章: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我必踏平你

说笑着,岳风缓缓走到石桥跟前,开始研究迷石阵,琢磨破解的办法。

嘴上说着,任盈盈眼中却满是笑意。毕竟,岳风在阵法上的造诣,放眼整个九州,确实无人能及。

可真要打起来,自己怎么能是岳风两人的对手?

如此宏伟的宫殿,看来,这里就是埋葬先祖蚩尤的灵殿了。

听到这话,任盈盈娇躯一颤,赶紧站住脚步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广平王只好一个人单独探查古墓。

下一秒,看到石桥对面的宫殿,广平王脸色一喜,很是振奋。

与此同时,察觉到广平王的情况,岳风更是暗暗震惊,他清楚的感觉到,广平王和任盈盈一样,丝毫没有受到古墓强悍气息的影响,实力完全处于巅峰状态。

刚走两步,就被岳风拉住了:“盈盈,先等一等,这石桥上是一个迷石阵,贸然进入,就会迷失自己。到时候,一不小心就会失足坠落深渊。”

岳风忍不住笑了起来,忍不住凑上去,在任盈盈脸颊上吻了一下:“你男人我可是九洲英雄,这天下的阵法,有哪个能难得住我?”

嗯?

广平王是天启皇帝,和任盈盈血脉同宗,这古墓的强悍力量,无法压制任盈盈,自然对广平王也没有影响了。

说着,岳风看了看眼前的石桥:“不过,广平王生性多疑,估计很快就会回来,我需要加快速度了。”

不过,岳风丝毫不慌,以他在阵法上的造诣,破掉这个阵法一点都不难。

说完这些,广平王转身大步离开。

见广平王一脸阴沉,岳风轻笑一声,淡淡道:“广平王,废话少说,石桥对面是蚩尤灵殿。里面的宝物,我志在必得。”

任盈盈精致的脸,透着几分羞红,娇嗔道:“不害臊,哪有自己夸自己的?”

毕竟,岳风可是名震九州的人物,实力深不可测。但广平王自持身份,怎么可能示弱?

岳风点点头:“刚才广平王一脸镇定,其实心里比咱们还慌呢。”

嗖...

要知道,广平王做了天启皇帝之后,经常服用皇家的天材地宝,实力已经是今非昔比。

当时广平王带着几万御林军进入古墓,可是刚进来不久,古墓周围的战士雕像,忽然爆发出强悍的气息威压,当时几万御林军,一个个无法抵抗,全部精神失常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岳风一脸的傲然,心里却有些忐忑。

呵呵...

看到广平王,岳风脸色一变,暗暗皱眉。

只是,这种阵法,在九州大陆很久没有看到了,而《白起神阵》的记载中,也只是寥寥几句,根本没有部署的方式,和破解的办法。

哈哈....

蚩尤的灵殿?

当然,广平王没有真的走,而是悄悄返回来,藏了起来,暗中观察岳风的一举一动。

马德!

任盈盈冰雪聪明,岳风刚才一开口,就明白他的意思,此时赶紧站出来,和岳风一起装腔作势。

《白起神阵》上有记载,迷石阵,是一种很古老的阵法,十分玄奥,一旦有人进入,就会迷失自己。

看着广平王被吓跑,岳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广平王?

此时的广平王还不知道,岳风的实力,也被古墓的强大气息给压制了。

庆幸着,任盈盈道:“岳风,这个迷石阵,你能破开吗?”

尼玛,这广平王运气这么好?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。

哈哈...

这石桥上面,好像是个迷石阵啊。

趁着广平王还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被压制,赶紧把他吓走才行。

与此同时,任盈盈也是笑了起来,拉着岳风的胳膊道:“广平王被咱们吓走了。”

这下有些麻烦了,自己元神被压制,等下动手的话,只能靠任盈盈了,可单打独斗,盈盈怎么可能是广平王的对手?

“岳风!”

这广平王太爱面子了,怕自己和盈盈联手对付他,就故意找个理由,给自己台阶下。

还好有岳风在,要不然自己冒然上了石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与此同时,任盈盈也是秀眉轻蹙,下意识的拉紧了岳风的胳膊。

广平王自然不怕任盈盈,却对岳风无比的忌惮。

而同时,看着眼前的石桥,岳风禁不住暗暗皱眉。

心里嘀咕着,广平王目光闪烁,冷笑道:“石桥对面,是不是真的灵殿,还不一定呢,你们喜欢待在这里,随你们便。”

“广平王!”

“别!”

广平王生性多疑,自知不是岳风两人的对手,为了避免冲突,就故意说石桥对面的蚩尤灵殿是假的。

任盈盈守在一旁,警惕四周。

就看到,来人一身金色龙袍,神色倨傲,周身弥漫着强悍的气息,彰显着皇家威严,正是广平王。

“等朕找到真正的先祖灵殿,再回来好好跟你们算账。”

哈哈..

不过很快,岳风就明白了什么。

若不是御林军一个个都精神失常了,岂能让岳风两个,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?

看到石桥对面的宫殿,岳风很是激动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气息波动,紧接着,就看到一道身影,迅速赶了过来。

“岳风!”

心里激动着,广平王目光落在岳风身上,掩饰不住心里的愤恨:“岳风,真是冤家路窄啊。”说这些的时候,广平王脸色阴冷,心里却无比的复杂。

“我和盈盈两个人,而你只有一个人。打起来你根本没有赢得可能,你若是识相的话,赶紧离开!”

明白这些之后,岳风心情一下子郁闷起来。

听到动静,岳风和任盈盈,赶紧回头看去,顿时都是心头一震。

这一瞬间,广平王也发现了岳风两个,顿时愣了下。

面对岳风两人咄咄逼人的气势,广平王脸色阴沉,说不出的恼火。

这时,任盈盈向前一步,冲着广平王娇喝道:“之前在古墓外面,你不是很嚣张吗?当时说,只要我敢闯入古墓,就对我不客气,而我现在进来了,你想要动手的话,就尽快放马过来。”

说着,任盈盈就要通过石桥。

抵达这个石桥的时候,广平王以为只有自己率先找到了先祖的灵殿,却没想到,岳风和任盈盈也在。

这时候,任盈盈也是无比的激动,拉着岳风的手:“过了石桥,就是先祖的灵殿了。咱们进去吧。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