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我必踏平你

上一章: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随便 下一章: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有机关

岳风摇摇头,笑着安慰道:“刚才推演阵法,有些劳神了,不过话说回来,这古墓的力量碾压,真是太强了,我的力量被压的死死的。”

岳风笑了笑:“文哥他们福大命大,应该不会有事儿,而且,咱们率先找到灵殿,看来是天意,咱们赶紧过石桥,或许灵殿之内,能找到驱散这强大力量碾压的办法。”

听到这话,任盈盈俏脸涨红,一时无言以对。

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以除掉岳风,绝对不能错过。

哈哈...

嗡!

听到这话,任盈盈点了点头,就准备和岳风上石桥。

太好了!

“盈盈!”

只是....眼前这种情况,怎么能走?

说这些的时候,任盈盈几乎要哭了。

最后一句话落下,岳风拿起一个石块,在地上继续推演起来,寻找破解迷石阵的办法。

“你...”

说这些的时候,广平王的目光,始终紧紧盯着岳风。

岳风挣扎着爬起来,目光紧紧看着广平王,说不出的憋火。

“没事儿!”

“广平王,亏你还是皇帝,竟然做出暗中突袭的事儿,不觉得丢人吗?”任盈盈怒视着广平王,娇斥道。

这一掌,直接打在岳风身上,就听到一声闷响,岳风身子直接被震飞出去,足足飞了几十米远,砸在深渊边缘的一块岩石上,一口鲜血喷出。

广平王不再废话,周身气息弥漫,直接冲了上来。

嗖!

说着,见岳风一脸辛苦,精致的脸上满是关切:“岳风,你出了这么多汗,没事儿吧?”

话音落下,广平王催动身影,和任盈盈激战起来。

尼玛!

此时此刻,藏在暗处的广平王,听了岳风两人的对话,心头一震,又是惊喜,又是愤怒。

看着迎上来的任盈盈,广平王冷笑一声,眼中闪烁着轻蔑:“没有岳风的庇护,你在我眼中,不过是一只蝼蚁,今天....你们两个谁都走不了。”

与此同时,任盈盈也是急得不行,想要挡住广平王,可还是晚了一步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危险,岳风赶紧转过身子,看到是广平王,顿时心头一惊。

与此同时,任盈盈也是娇躯一震。

“岳风!”广平王速度很快,眨眼间就到了跟前,大叫着:“你的力量被压制了,刚才却装腔作势来戏弄朕,去死吧。”

任盈盈继续在旁边护法。

一开始,任盈盈还能应对,可渐渐的就有些撑不住了,虽然任盈盈实力也不低,但比起广平王还有些差距,毕竟,广平王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,底蕴不是任盈盈能比的。

“成了!”

原来,这石桥另有玄机啊,幸好刚才没有贸然出手。

不过,这岳风力量被压制,自己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

随即,岳风冲着广平王大声嚎叫起来:“广平王,盈盈今日若有三长两短,我必踏平你天启皇城,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这一瞬间,任盈盈不及多想,催动内力迎击而上,同时冲着岳风喊道:“岳风,我拦住他,你快走,快走....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岳风抹去脸上的汗珠,冲着任盈盈笑道:“盈盈,我已经找到破解迷石阵的办法了,等下跟紧我!”

“这些年,我做梦都在想着怎么除掉你,今天终于能如愿以偿了。”

看到这一幕,岳风忍不住大叫一声,眼睛瞬间血红。

砰!

听到这些,广平王轻蔑一笑:“岳风,死到临头,还敢对朕大言不惭?我要你亲眼看着心爱的女人,死在自己面前。”

终于,广平王找到机会,一掌打在任盈盈后背,就听任盈盈一声闷哼,身影从半空摔落下来,精致的脸苍白无比,气息虚弱。

心想着,广平王屏气凝神,决定静观其变。

“走?”

任盈盈轻舒口气,缓缓道:“是啊,你的力量都被压制了,更别说文哥他们了,之前咱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文哥他们,却找到了先祖的灵殿。”

“岳风!”

一想到文丑丑等人情况不明,任盈盈就莫名的担忧起来。

看到这一幕,岳风心头一颤,眼睛瞬间湿润,大叫道:“盈盈,不要...”

冲出来的瞬间,广平王内力爆发,一掌向着岳风背后打去。

呵呵...

此时的两人,都不知道,广平王并没有真的离开,而是藏在不远处的暗影之中。

他刚中了广平王一掌,伤势虽然重,却不影响行走。

“咣!”

心里嘀咕着,广平王不及多想,催动身影直接冲了出来。

此时的岳风,元神被古墓的强大力量压制,根本躲闪不了。

任盈盈娇呼一声,快速冲上来,搀扶着岳风,满脸心疼:“你怎么样?怎么样....”

嗯!

嗡!

最后一个字落下,广平王满脸森然,一步步走来。

她和岳风情深义重,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岳风死在广平王手上?

唰!

岳风深吸口气,低声安慰道:“别担心我,广平王虽然实力很强,却杀不了我。”

任盈盈满脸欣喜,欢呼雀跃道:“我就知道你行的。”

幸好自己有元神护体,要不然,广平王这一掌,真的能要自己的命。

话音落下,广平王快速冲来,抬起手掌向着任盈盈头顶拍去。

广平王轻蔑一笑:“丢人?你们两个之前不也装腔作势的吓唬我吗?咱们彼此彼此。”

尼玛,这广平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

看到这情况,任盈盈不及多想,娇躯一闪,挡在了岳风面前。

这岳风真是狡猾,力量被压制了,刚才却装作一点没事儿的样子,把我都骗了。

说这些的时候,任盈盈精致的脸上满是坚决。

马德!!

呼!

喊这些话的时候,岳风嗓子彻底嘶哑,神情癫狂。

话音落下,广平王骤然加快速度。

看到岳风被成功重创,广平王无比兴奋,仰天大笑道:“岳风,之前我就警告过你,不许踏入我先祖的古墓,可你偏偏不听,现在实力被压制也是天意啊。”

这一瞬间,看着岳风蹲在那里,用石头在地上比比划划,广平王嘴角勾起,目光闪烁着几分的阴冷。

岳风不是在说大话,在具备元神的前提下,广平王可以将他重创,却无法杀了他,除非,广平王具备摧毁元神的实力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