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另有隐情

上一章: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风采依旧 下一章: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恐惧

上次那个丑陋男子,岳风动用了天门和天道盟的关系,查遍了整个九州江湖,都毫无线索。

那使者急的快哭了,满头冷汗,无比焦急道:“岳风阁下,有人闯入幽冥深处,抢走了封魔镜!”

而文丑丑众人,此时反应过来,都是一脸疑惑。

呼...

白云飞?

一时间,全场寂静无声,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着众人。

马德!

呼!

啥?!

文哥的令牌真的不见了。

密室中的幽魂令牌...竟然是文霄羽拿走的....

就看到放置幽魂令牌的盒子里面,空空如也,幽魂令牌不翼而飞。

“岳风阁下!”

尤其是岳风,内心震惊不已。

说着,岳风偏头看了一眼文霄羽,继续道:“霄羽是咱们看着长大的,他品性正直,我相信,他不可能和白云飞同流合污的。咱们让他把当时的详细情况说出来,再做定夺。”

岳风大吃一惊,赶紧闪身过来,抬手一掌打偏了文丑丑的长剑,劝慰道:“你怎么也如此冲动?这件事儿,肯定另有隐情。”

察觉到众人的疑惑,岳风就把魔尊戈涅的事情,详细的说了出来。

嗯?

原来...白云飞要我偷走父亲的幽魂令牌,是要进去神域救魔尊戈涅....

呼...

嘴上这么说,文丑丑心里却暗暗嘀咕。

而站在一旁的任盈盈,精致的脸上,却是透着复杂。

什么?

上次那丑陋男子,硬闯幽冥深处,被自己和冰瑶联手打退,之后鬼界就加强了戒备,怎么还有人胆敢硬闯?

看到这一幕,岳风和周围众人,都是一愣。

岳风正要开口回应,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就看到一个身影,直接跪在了文丑丑面前,英俊的脸上,满是惶恐和愧疚。

得知情况,文丑丑众人都是愣在那里,内心震动不已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一时间,岳风和其他人,也都愣在那里。

听到这些,岳风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。

一边说着,岳风下意识的环视了下四周。

就算白云飞实力很强,也不可能在不惊动欧阳家族的情况下,偷走令牌啊,毕竟,这个密室十分隐蔽,就连欧阳家族的很多弟子都不知道,白云飞是如何找到的?

正是文霄羽。

看到这情况,岳风和其他人,紧紧跟在后面。

早知道是这样,当时就算死,也不会向白云飞妥协。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还有...白云飞手下怎么会有文哥的幽冥令牌?

因为不知道魔尊戈涅的事儿,所以文丑丑等人,都还不知道封魔镜是什么东西。不过看这使者焦急的样子,显然不是普通之物。

岳风心思缜密,看到文丑丑的密室被盗,一下子就想到欧阳家族出了内鬼,要知道,文丑丑的密室十分隐秘,就算白云飞实力强悍,没有人帮忙,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把幽魂令牌拿走。

他知道,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,父亲取自己的命,也是应该的。

听到这话,周围众人,都是心头一惊。

说着,使者脸上透着几分的悲愤,继续道:“当时白云飞闯入鬼界的时候,亲口承认,上次那个丑陋男子也是他,当时他让属下,拿着幽魂令牌,先探查封魔镜的位置,探查清楚位置后,白云飞就化妆直闯幽冥深处。对了,白云飞属下拿的幽冥令牌,是文丑丑阁下的。”

马德,竟然是他。

这时,使者快步走到跟前,冲着岳风焦急道:“大事不好了!”

难怪之前一直找不到那个丑陋男子的行踪,原来是白云飞假扮的。

什么情况?

听到这话,不管是岳风,还是文丑丑众人,全都愣住了。

自己的祖先蚩尤,是魔尊戈涅的属下,现在封印魔尊的封魔镜,被人从幽冥深处救了出去,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?

听到这话,岳风和周围众人,都是心头一震。

文丑丑也是大吃一惊,这怎么可能?自从三年前摆脱前代冥王的控制之后,那幽魂令牌,自己就一直藏在修炼的密室中,从未拿出来过,怎么可能会到了白云飞属下的手中?

说着,文丑丑拔出身上长剑,怒喝道:“我杀了你这个逆子。”

很快,到了密室后,文丑丑顿时懵了。

心想着,文丑丑有些不放心,赶紧前往后院的密室。

心想着,岳风下意识的看向文丑丑。

惊怒之下,文霄羽说不出的后悔。

什么?

看到长剑刺来,文霄羽眼中满是泪花,直直的跪在那里,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。

最后一个字落下,文丑丑紧握长剑,直接向着文霄羽心口刺来,说真的,文丑丑对这个儿子,一直十分疼爱,还打算过几年,就把长生殿的掌门之位传给他,可现在,儿子竟然帮助白云飞救走了魔尊。

“文哥!别!”

此时的文丑丑,脸色难看至极,心里也是怒火冲天,语气低沉道:“这白云飞真是不简单,竟然能从我修炼的密室,盗走令牌。”

下一秒,文丑丑狠狠打了文霄羽一巴掌,气的浑身发颤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知不知道,你帮助白云飞救走魔尊,整个天下都会大乱,到时候,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无辜丧命,你就是千古罪人啊。”

这可是关系着整个天下的大事儿,若是纵容包庇的话,以后还有什么颜面面对九州百姓?

我的幽魂令牌?

文丑丑也是猛然一震,看着岳风道:“风子,你是说咱们欧阳家族,有人和白云飞暗中勾结?”

岳风深吸口气,开口道:“有什么事儿,慢慢说,不要慌!”

于此同时,文丑丑也瞬间僵在那里,随即勃然大怒。

“啪!”

使者没有犹豫,立刻回应道:“那人叫白云飞。”

而站在另一边的文霄羽,则是紧握拳头,说出的惊怒。

文霄羽跪在那里,低声道:“父亲,你的幽魂令牌是我拿走的,是我给了白云飞!”

见文丑丑的表情变化,岳风沉吟了下,缓缓道:“盗走幽魂令牌,白云飞是主谋没错,但我怀疑他身边还有帮凶,而且就在咱们欧阳家族。”

终于,岳风缓过神来,冲着那使者问道:“知道那人是谁吗?”

静!

封魔镜是什么?

文丑丑也满脸疑惑,皱眉看着文霄羽:“霄羽,你干什么?”

噗通!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