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奇耻大辱

上一章:第两千三百三十二章 有什么资格 下一章:第两千三百三十四章 凝重

呃...

见岳风露出笑容,冬流以为自己猜对了,脸上愈发得意和冷傲:“若真是这样的话,我给你一个机会,趴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,或许我会留你在这里做个打扫院子的下人。”

他怎么都没想到,一个瘫坐在木车上的哑巴,竟然对自己吐口水,这比打他一巴掌还要难受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看着身上的口水,冬流眼睛瞬间血红起来,当场嘶吼一声,一掌向着岳风心口拍去。

话没说完,就被冬流打断了:“笑话,那个又丑又笨的丫头,有那么大的面子,能让宗主收留这个哑巴?”

“死哑巴,找死!”

“不识抬举的东西!”

但是这口恶气不能就这么咽了。

在他心里,冬流和这些弟子怎么羞辱自己都没事儿,但他们对青一说下三滥的话,当场就忍不住了。

肆意大笑中,冬流和几个弟子,越来越放肆,说的话更是不堪入耳。

“大师兄说的不错,这哑巴和青一真的挺般配。”

“大师兄。”一个弟子劝慰道:“你身份非同寻常,何必跟一个哑巴计较?若是被别人看到了,会说你欺凌弱小。”

槽尼玛的。

噗...

听到这话,那弟子愣了下,随即陪笑道:“当然没有,咱们整个剑宗的弟子,谁有大师兄的面子大啊。”

这时见气氛不对,旁边一个弟子笑呵呵的开口道:“一个哑巴,犯不着置气,对了,刚才青一去大殿见宗主了...”

听着几个弟子的恭维,冬流很是受用,神情无比的得意。

傻逼。

说着,冬流抱着膀子,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话音落下,周围的几个弟子,也跟着大笑起来。

看他这样子,冬流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。

愤怒之下,岳风想要站起来狠狠给冬流一拳,只是浑身依旧酸软,根本使不出力气,情急之下,岳风就冲着冬流几个吐了一口口水。

是啊。

冬流心胸狭窄,知道不能动手,就故意找话题来狠狠羞辱岳风。

心里嘀咕着,冬流目光一转,顿时有了主意,似笑非笑的看着岳风道:“哑巴,你该不会是那笨丫头找的相好的吧?”

冬流彻底怒了,大骂一声,就要动手,却被旁边的弟子拦住了。

“大师兄!”

听到这话,冬流冷静了下来,自己堂堂大师兄,对一个受伤的哑巴出手,确实说不过去。

话音落下,其他弟子也跟着附和。

说着,冬流指着岳风脸上的印记,肆意大笑道:“你们看看,这小子脸上有印记,青一那个笨丫头脸上也有,还真是一对啊。难怪那笨丫头对他这么上心呢。哈哈....”

哈哈...

呵呵!

“喂!哑巴。”

霎时间,口水溅了冬流一身。

岳风心里冷笑一声,目光转到别处,看也不看冬流一眼。

“可不是,像青一那种女的,也就只能找这样的了。正常男的,谁敢要她啊。”

毕竟,青一心地善良,之前一路上那么照顾岳风。

其他弟子也纷纷点头。

这个哑巴还敢在我面前摆架子,真是找死。

“整个剑宗,谁不给大师兄面子啊。”

得意之下,冬流瞥眼看着岳风,目光中满是蔑视:“赶紧趴下给我磕头,我心情一好,就留你在这里做下人,机会只有一次,别不识抬举。”

这一瞬间,岳风彻底火了。

冬流嚣张跋扈惯了,此时见到岳风,满脑子想着怎么羞辱。

“就是,大师兄以后可是要做宗主的。”

岳风嘴角勾起,露出一丝轻笑,当做没听到。

更重要的,清白对一个女人来说,比性命还重要,如今却被冬流几个人肆意污蔑,换做是谁都无法忍受。

“是啊,我看到她那张脸,半点兴趣都没有。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