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空手套白狼啊

上一章:第一百六十章 江湖大忌 为朝夕点滴的大宝剑加更! 下一章: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给了

听到这话,岳风整颗心都颤了一下,眼圈顿时就红了。

说话间,陈淑芬的脸上透出一丝的轻蔑:“玩不起以后就别玩了,对了,你女儿没钱,你还有女婿啊,让他给。”

听到这话,沈曼舒了口气,然后转头看向岳风,眼中掩饰不住的愤怒:“你个废物,你有什么用,萱儿一向善良,跟着你出去,却出了这种事儿,你在一旁守着,还能让萱儿受伤,你算个男人嘛?你说,萱儿是不是因为你才受的伤!”

...

前脚刚走,柳萱就生气的问道:“妈,你是不是又去打麻将了?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?”

忽然发现,她脸红害羞的样子,还挺诱人的,别有一番风味。

昨晚上沈曼打了一夜的麻将,直到今天早上,才知道女儿出了事儿。

轻轻挣扎了下,没挣脱开,薛丽低着头,不敢看岳风的眼睛,咬着嘴唇轻声道:“治病救人,本就是我们做医生的职责嘛。”

柳萱气的胸口反铲,说道:“妈你是不是忘了,咱家的钱,我已经给了奶奶,换柳家的股份了,哪里还能拿出两百万出来?”

纪芸打电话干什么,难道是因为淬灵丹的事?估计她的段位,都快掉没了吧?

结婚三年来,我们好不容易接受彼此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儿啊。

岳风看着她,心里说不出的愧疚。

岳风顿时就乐了。

和她一起来的这些女的,自然不用说了,都是牌友。

母亲身后的这几个阿姨,柳萱都见过。都是沈曼的牌友。

沈曼急的不行,陪笑道:“芬姐,这两百万,我先欠着行吗,你给我几天时间,到时候我一定给你。”

说着,就快步走出了病房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,紧接着,几个人急匆匆的走进来,为首的正是沈曼。

听见这话,柳萱很是不高兴。不过也没说什么。

说着,岳风忍不住打量了下薛丽。

见薛丽脸红了,岳风赶紧松开了手,笑眯眯的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谢谢你了。”

然而打了半天,就是没人接听。

沈曼低着头,低声道:“萱儿,你别生气,不就是两百万嘛,咱们家又不是给不起。”

陈淑芬继续笑道:“昨天晚上,我和你妈打了一夜麻将,你妈输了我两百万还没给呢。要不然我也不会跟到医院来啊。”

得到暗示,岳风不再说什么,说道:“我去买点水果。”

话音刚落,身后陈淑芬就嗤笑了一声:“沈曼,你就别编瞎话骗你闺女了,什么喝茶,咱们就是打麻将来着。”

一边说着,一边给岳风试了个眼色,让他先出去避避。

“吱--”

可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开始的手术,直到现在还没出来。

听到这话,岳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喜不自胜,一把抓住薛丽的手:“薛丽,谢谢你,真是太谢谢你了,真的..”

柳萱摇了摇头,虚弱的说道:“妈,我没事儿,你别担心了。”

东海市第一医院。

对啊,怎么把这件事儿忘了!

不管怎么说,昨晚确实是自己的疏忽。

沈曼一下子火了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别叫我妈!你不配。我看你就是个扫把星,谁跟着你谁倒霉,我不管什么原因,你也不用跟我解释,我女儿出院之后,你们立刻就去离婚。”

“老公,不许哭,你哭的样子不好看。”柳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对不起,这三年来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呼..”

还真给不起!

就在这时,手术室的灯,突然灭掉。紧接着,神情有些疲惫的薛丽走了出来。

岳风心里一喜,低头看去,就见柳萱已经醒来,眼睛正水汪汪的看着自己。

其中一个,穿着一个狐狸绒的外衣,戴着项链,两只手上戴着好几个戒指。

在沈曼的身后,还跟着几个富家太太。

岳风快步走过去,拉着柳萱的手:“你是不是傻?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剑?”

打麻将的钱,一般没有欠的。毕竟你没钱和别人玩麻将,那不是空手套白狼么?

一提到她女婿,在场几个人全都笑了。

别说两百万了,现在就连两万都没有!

“你!”沈曼瞪了她一眼。

沈曼脸色涨红,说不出话来。

“老公...”

一节课结束,她就快速回到了办公室,迫不及待的给岳风打电话。

柳萱看不下去,焦急的说道:“妈,你别骂他了,不是他的错..”

女儿这么有本事,就算手里的钱都买了柳家的股份,也能想到其他办法赚钱。

薛丽轻轻一笑,柔声安慰道:“风哥,你妻子已经度过危险期了。不过,那一刀伤口确实很危险,就差一厘米刺到心脏。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..”

手术室门口,岳风一脸满脸的焦躁不安。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,不停的在门前走来走去。

而岳风,也在外面足足等待了十几个小时。此时的他,心里又是紧张,又是愤怒,同时也在不停的暗暗祈祷。

“我,我先回办公室。”薛丽轻声说道,像是逃一样离开。

岳风赶紧走过去,焦急的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陈淑芬摇了摇头:“沈曼,你说的轻松,打麻将的钱,怎么能先欠着?昨晚是你喊我们出来打麻将的,输了就想赖账啊?今天必须给钱。”

有三个是孙大圣打来的,最近的两个,是纪芸打来的。

陈淑芬拍了拍额头,嘀咕了一声:“你看我这记性,我差点忘了,那个岳风是上门女婿,完全是吃软饭的,怎么会有钱。”

看见这一幕,陈淑芬撇撇嘴:“哎呀,行啦行啦,你们母女俩就别演了,给我装没钱是不是?我告诉你们,赶紧把两百万拿出来,要不然别怪我翻脸。”

此时的纪芸,心里焦急的不行。

印象最深的,就是那个穿狐狸绒的,叫陈淑芬,据说老公是做海鲜生意的,家里资本雄厚。

听见这话,沈曼顿时愣住了。

岳风苦笑了下,说道:“对不起,妈,是我的错,我没有照顾好她。”

昨晚把柳萱送到医院后,薛丽亲自操刀。

“没..没什么的。”

薛丽紧张的不行,不知为什么,手心里全是香汗。手术的时候,也没这么紧张过啊。

沈曼叹了一口气:“女儿啊,昨天答应了你之后,我哪有打牌啊,我和你这几个阿姨,一起喝茶聊天呢。”

这时候,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。

岳风轻轻一笑,将她抱在怀里。

柳萱笑了笑,轻轻道:“因为你是我老公啊,是要和我相守一辈子的人,我不想看到你出事儿...”

病房里,柳萱躺在床上,胳膊上挂着吊瓶,脸色还有些苍白。她双眼紧闭着,睫毛轻轻的颤动,令人怜惜。

前脚刚走,岳风就迫不及待的走进病房。

这一节课,纪芸上的心不在焉的。再不找到岳风,明天自己再掉两段,就变成二段武师了。

手被岳风紧紧的抓着,薛丽那张美丽的脸,突然闪过一丝红晕。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悸动。

柳萱气的不行,苍白的脸都有些泛红了,看着沈曼:“妈,我们家已经没钱了,你怎么还玩这么大的?”

就在这时,沈曼快步走过来,很是担心的问道:“萱儿,你怎么样啊?”

不过还好,她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了。岳风提着的一颗心,也慢慢放下。拿出手机一看,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。

哈哈,这才刚刚过了中秋,就开始穿狐狸绒的衣服了。这衣服穿在身上,看起来是比较有钱,但是..这..这不热吗?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