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别乱说话啊 为朝夕点滴的玉佩加更!

上一章:第一百七十章 鉴宝 下一章:第一百七十二章 全场震惊 为昭文子若打赏加更!

这幅画的左上角,已经被折了。

此话一出,周围不少人都纷纷点头。

折雁手,是康连平鉴定古画的独门绝技!因为折印很想一只简约的大雁形象,所以称为折雁手!

可这一瞬间,谭明却猛吸一口凉气!

赵岩老板脸色一变,铁着脸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的这幅画,是假的了?在古玩界,哪个不认识我赵岩?大家都知道我有个规矩,宁愿不赚钱,也不会卖假货!”

这一番话落下,全场热议!

萧清山把这幅画买了,他们没机会了。这是多好的一个发财机会啊!

你这不是故意添乱吗。

啥?

就在这时,老板赵岩也是竖起了大拇指:“这位先生,果然是识货的行家,一下子就把这幅画的精髓讲了出来。”

赵岩也是脸色大变,就要上前制止,但还是慢了一步。

就在这时,萧清山实在忍不住了,怒火冲天的说:“岳风,我知道对古董方面,确实有些造诣,但你还年轻,总有看走眼的时候。你知道谭明是谁吗?国内著名鉴宝大师袁行之的徒弟。”

萧清山笑的都合不拢嘴了,迫不及待的就要转账。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淡然的声音,突然从人群中响起:“现在唐伯虎的真迹,这么普遍了吗?古玩摊上都能见到?”

这时,萧清山笑呵呵的冲着赵岩说道:“行了,老赵,这幅画我买了。”

“是啊萧老板,你的身价要翻倍了。”

还一表人才,和自己的女儿,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!

萧玉若也特别高兴,忍不住盯着这幅画欣赏。

折雁手?

与此同时,萧清山也是忍不住了,冷冷道:“岳风,我刚才已经够给你面子了,你一个上门女婿,能不能不要捣乱?”

啥?

“玉若,他怎么也来了?”萧清山不高兴的问道。自己让谭明来,这岳风怎么也跟来了?

他看着岳风的手法,眼睛瞪的大大的!

“不太懂?”赵岩老板拍了一下桌子:“不太懂就别乱说!不太懂就别在这恶心人!”

哈哈,自己果然没看错人啊!谭明一开口,就把自己的所有顾虑,一扫而空!他不愧是国家级鉴宝大师的徒弟!

折雁手,鉴宝界谁人不知?!当今全天下,也只有康连平才会!这小子,这小子..怎么..怎么会这种绝世手法?!

如此稀有的古画,被他折出一个痕印出来,简直罪无可赦!

这小子就是一个上门女婿,就算懂一点鉴宝的知识,他还能强的过我?

袁行之大师,在国内可是大名鼎鼎啊,那可是国家级鉴宝大师啊!这两年经常出现在一些鉴宝栏目上!这年轻人居然是他的徒弟!

“是啊,你倒是说说看。”

听着那一声声的不满,柳萱急的一跺脚,上前说道:“赵老板,你别生气。我替我老公道歉,对不起,他不太懂古董..”

身为著名鉴宝大师袁行之的徒弟,这种被人瞩目追捧的场面,早已经习惯了。

霎时间,周围一片哗然,不少人议论纷纷。

“萧老板,恭喜你啊。”

哗!话音落下,周围哗然一片!

你虽然懂古董,可也比不上大师的高徒吧。

周围几个古董商,纷纷祝贺。

岳风冷冷一笑,伸出两根手指,在画卷上折了一个印痕出来。

如此说来,这幅《虎啸山居图》,绝对是真品无疑了!

只是一霎那,所有的目光,都汇聚在他的身上!

箫家可是东海市有名的古董世家,萧清山都确信这幅画是真的了。

当时所有人脸色一变!

赵老板这番话说的没错,他还真没卖过假东西!

此时萧玉若也有些着急:“岳风,你怎么确定这幅画是假的?”

见到这一幕,谭明心里更加的不爽。

这一手绝技,谭明只在一次国际鉴宝大赛中,见过师公用过一次,也仅仅就是那一次!

萧玉若没说话,拿过画就交在岳风的手上,轻声道:“岳风你看看这幅画。”

这时候,柳萱也是有些不好意思,轻轻拉了岳风一下,低声道:“老公,你别乱说话呀。”

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小子就是想出风头,在这胡咧咧呢。

居然还说这幅画是仿的?谭明冷笑不语。

意思很明显了。

唰!

一边的谭明,也是目光一闪,脸上露出几分的不悦。自己都说这幅画是真迹了,你跑出来比比什么。

十亿,就算砸锅卖铁凑十亿,买这幅画也值!买完之后,转手就能卖三十亿!

岳风瞄了一眼画,淡淡道:“画的很不错,不过距离唐伯虎的境界,似乎还差那么一点。”

那摊位老板已经快气死了,他赵岩做古董生意三十年,一生没卖过假货!这幅画,是他偶然间得到的,视若珍宝!如今竟然被这小子,如此玷污,当时他忍不住大叫:“你这小子,真是信口开河!好,好,那你倒是说说,这幅画,为什么是仿的?!你若能说出来,我从此不做古董生意!你若说不出来,就给我磕头道歉!”

而此时此刻,在场所有人都懵圈了。看着岳风折出来的那道痕迹,全场鸦雀无声!

“照我看,这小子什么都不懂,就是胡邹八咧!”

呵呵...

听见谭明的分析,萧清山很欣慰的笑了起来。

想到这个,就一肚子的火!

这小子谁啊?有毛病吧?会不会说话?

谭明笑而不语。

岳风笑了笑,缓缓开口道:“刚才谭明说的不错,唐伯虎的画,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,不管多么气势如虹的话,都多少透着一股书生气息,不得不说,这幅画仿到了精髓。”

不得不说,这个谭明在鉴宝上,确实有很高的造诣。

谭明的师爷爷,是华夏第一鉴宝师,康连平!

就连一边的萧玉若,也是禁不住暗暗点头。

一看到这小子,就忍不住想起,他把三个女人绑在一起的画面。其中还有自己女儿。

这一瞬间,周围不少富商和收藏家,都叹了一口气。

此时的萧玉若,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。总感觉岳风忽然开口,肯定有他的道理。

这年轻人,是鉴宝大师袁行之的徒弟?

他的意思,这幅画是假的?

这小子干什么?想要毁画吗?

这不是师爷爷的折雁手吗?

正是岳风!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