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六章 好奇

上一章:第七百六十五章 困惑 下一章:第七百六十七章 决赛!

若是之前,叶紫衣不会这么郁闷,但经过这两天的接触,她深知这个胡明月是深藏不露。

此时见他又进了文比前四,对他的身份,越发的好奇起来。

岳风给她一个安慰的表情,笑了笑,没说话。

走出客栈,燕云飞就要返回自己住的地方,收拾行李,返回南云大陆。

高台上,刑瑶掩饰不住的兴奋,喃喃自语道:“这个胡明月,果然有意思,每一场比赛,都不是最出彩的,却都能顺利晋级,现在都进入文比的前四了...”

“看上去很简单的样子,但其中似乎另有玄机...”

这...胡明月竟然赢了叶紫衣?

为了带任盈盈走,这次的比武招亲大会,文武双第一,岳风志在必得。

说完规则,就开始分组了。

听到这话,任盈盈轻舒口气,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。

议论之下,不少人的目光,汇聚在岳风和叶紫衣这一组上。

就见,比赛场上摆着几张桌子,桌子上摆着八个精巧的木质器具。

哈哈....

“这敏捷的思维和灵巧的手法,真是让人自叹不如!”

哗啦!

说真的,岳风本不想告诉燕云飞事实的,但人家都为了自己放弃比赛了,这么大的情分,自己为以为报,要是再隐瞒身份的话,就说不过去了。

岳风和叶紫衣走到桌子跟前,对视了一眼,彼此都是一脸苦笑。

就在这时,岳辰走出来,把规则讲了出来。

什么?

然而,燕云飞却没注意到,自己被几个御林士兵,给暗中盯上了。

这个胡明月,有点意思。

“这个胡明月,竟然又赢了。”

但没办法。

心想着,天启皇帝冲着岳辰问道:“岳爱卿,上午交代你的事情,查的如何了?”

在皇后的心里,压根就看不上胡明月。长相普通,文采一般,根本就配不上自己的女儿。能顺利晋级到现在,简直就是奇迹。

“这个....”

所以,看到自己和胡明月分在一组,叶紫衣只觉得压力好似一座山一般,让自己喘不过气来。

此时的燕云飞,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激动。哈哈...原来自己帮的,是驸马爷啊。有了这层关系,以后圣海阁在南云大陆的江湖地位,还不得更上一层楼?

上午武比的时候,燕云飞主动弃权,将晋级的权利让给了胡明月,当时天启皇帝就怀疑胡明月身份有问题。

这一瞬间,岳风一身轻松,要知道,岳风小时候,最喜欢玩一些带机关的玩具,鲁班锁就是其中一样。

看到这一幕,全场一片哗然。

听到这话,燕云飞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倒吸一口冷气!

正是鲁班锁!

长公主龙千语,在南云大陆的地位,仅次南云女皇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她的驸马,地位更加尊崇啊!

哗!

就算是懂,也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很快。比赛开始了!

场中的比赛很平静,八个参赛者,都全神贯注盯着手中的鲁班锁,施展浑身结束,争分夺秒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观赛的众人,都是眉头紧锁,低声议论。虽然九片大陆互通很久了,但一些古代的东西,还没有彻底普及,就像这鲁班锁,真正懂的人,已经很少了。

不一会儿,岳风彻底解开鲁班锁,微微一笑,将鲁班锁放在了桌子上。

毕竟,自己的目的,就是来见识一下九片大陆的才子,顺便证明一下自己的才学。

鲁班锁,是地圆大陆,古代一代工匠大师,鲁班最著名的作品,看似简单,却精巧复杂,不懂其中的诀窍,一辈子都别想解开。

岳风眼明手快,及时拦住了燕云飞:“不要行礼了,我隐藏身份,是有原因的,明白吗?”

嘶!

“木质的机关吗?”

因为鲁班锁,叶紫衣只听过,从未见过,今天第一次解开这种精巧的东西,自然手忙脚乱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叶紫衣心情忽然洒脱起来。说真的,这次来参加文比招亲大会,叶紫衣也没想过要拿第一名。

“是吗?难怪之前叶紫衣这么照顾他,不过.....这么说的话,胡明月今天要被淘汰了,奴才怎么能赢主子呢,对吧....”

她说的没错,这一场比赛,她确实要输了。

分好组后,岳风本还是很轻松的,顿时就愣住了。

更重要的,自己是女儿身,怎么能做公主的驸马呢?

“哈哈...这个胡明月,和叶紫衣排到一组了..”

这胡明月,一看就是之前玩过鲁班锁,能这么轻松的解开,很正常。总之,这场比赛能赢,只能说他运气好而已,和才气搭不上关系。

要是平常的话,岳风或许会故意让一下叶紫衣。

下一秒,燕云飞身子一颤,就要行礼!

卧槽!

“明白,明白!”

“看来,这一场我要输了!”叶紫衣浅浅一笑,低声开口道。

之前南云女皇,宣布为长公主册封驸马的事情,整个南云大陆谁不知道啊!

而周围观战的众人,却是热情高涨,时不时的发出一片惊呼。

他不是叶紫衣的跟班吗?

这些御林士兵,正是岳辰派过来的。

呼!

此时,一旁的皇后,也是秀眉紧锁,绝美的脸上,微微动容。

今天的比赛很简单,八个人,两人一组,比赛解开鲁班锁,速度快的人晋级,慢得淘汰。

武比,自己已经进了前五,下午的文比,自己再进前四的话,就能顺利参加明天的总决赛了。进入赛场的时候,岳风自信满满!

这....

.....

聊了几句,燕云飞就和岳风告别,欢天喜地的离开了。

自己怎么和胡明月分到一组了?

和自己一组的,竟然是叶紫衣。

“据说,这个胡明月,是叶紫衣的跟班...”

另一边,岳风在客栈休息了一会儿,就早早去了文比现场!

今天的比赛,是解开鲁班锁吗?

燕云飞连连点头,恭维道:“驸马爷放心,我不会对第二个人说的。”

比赛快开始的时候,看到侍卫拿上来的东西,岳风顿时就笑了起来。

岳风没在意周围众人的议论,认真的解着鲁班锁,速度不紧不慢,而叶紫衣则是急得满头大干。

此时的叶紫衣,也是娇躯一颤,心里一片苦涩。

“独孤公子好快啊!”

见燕云飞一脸的期待,岳风沉吟了下,压低声音道:“其实...我是长公主的驸马。”

天启皇帝没说话,不过目光,也紧紧打量着岳风出神。

更重要的,岳风能感受到,燕云飞是个很讲义气,有原则的人,不会泄露自己秘密的。

此时,周围也是议论纷纷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