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八章 履行

上一章:第八百一十七章 好厉害 下一章:第八百一十九章 威风

“太好了...”

“哈哈...师父没事儿了!”

就在这时,张娜缓缓走到岳风跟前,紧咬着嘴唇:“爹...”

旁边的沈浪,则是一脸阴沉。

岳风满意的点了点头,不过没有立刻让张娜起来,而是环视了下周围的琉金坛弟子:“你们的师姐都作出了表率,你们还在犹豫什么?”

“我....”张娜紧紧咬着嘴唇,脸色涨红,很是纠结。

但没办法,刚才打赌,整个圣宗个分坛的弟子都看着呢,自己要是出尔反尔,以后就没脸在圣宗待下去了。

听到这话,圣宗所有弟子,一个个面面相觑,随即纷纷点头。

圣宗门规森严,不管任何弟子,第一次见到长辈,都要恭恭敬敬的下跪,这是规矩。

岳风挠了挠头,笑眯眯道:“你喊的什么?声音太小,我听不到啊。”

穆清月静静站在那里,绝美的表情,没有丝毫波动,但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赞许。

随即,岳风就站在一旁静静等待。

就连一边的任盈盈,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自己这个老公,还真是玩世不恭。

“我就知道,师父福大命大....”

岳风的女人,各个美若天仙。这几天,钟雷和赵昌喝酒的时候,总会绑来一个女人,一边喝酒,一边观赏。

咕噜噜!

蹬蹬蹬...

因为这鲜血,是水毒的克星,所以岳风根本不用担心,自己会染上水毒。

意思很明显了,要让张娜下跪。

呼!

尤其是琉金坛的众弟子,一个个喜形于色,大声欢呼。

岳风也没闲着,将抓到的那些咕噜龙鱼,全都放生了。

尤其是星木坛的众人,心里都是无比的感慨。这风师弟真是太厉害了,这下要给星木坛长脸了!

只是,他不过星木坛一个新来的弟子,要是喊了他一声爹,那以后琉金坛的弟子,有何脸面做人?

说真的,喊岳风爹,张娜心里一万个不情愿。

--

这一瞬间,其他分坛的弟子,都纷纷凑上来,一个个饶有兴致的看着热闹。

嗯!

嘶!

对面的张娜,和琉金坛众弟子,也都是目瞪口呆,同时心里无比的激动和振奋。

“爹..”张娜低着头,缓缓开口道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岳风有看了看周围的其他琉金坛弟子,一脸的悠然惬意。

“爹..”

就在这时,岳风笑眯眯的看着张娜:“这位谢坛主已经没事儿了,你们琉金坛应该说话算话,接下来该做什么,不用我提醒了吧。”

马德...这小子到底什么人?竟然能驯服咕噜龙鱼王?

星木坛和琉金坛一向不和,明争暗斗的好多年。此时星木坛的弟子,见到整个琉金坛,在风师弟面前吃亏,一个个都在心里大呼过瘾。

成功了!

张娜玉手紧握着,又羞又气,却无话反驳。

喊出这一个字的时候,张娜低着头,声音很小很小,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!

“爹!”张娜紧紧咬着嘴唇,都快要出血了,再次喊了一声。

这时,张娜紧紧看着岳风,无比焦急的催促:“快取出它双角的鲜血啊。”

看到这一幕,岳风忍不住笑了笑:“大家不用怕,这鱼王不会伤大家了,不过,从此以后,咱们圣宗的人,也不要捕杀咕噜龙鱼了!”

此时的钟雷,已经五杯酒下肚,他嘿嘿一笑,指着苏轻烟,对着赵昌说道:“兄弟啊,这女人,叫苏轻烟。我感觉岳风的几个女人中,就她最有韵味。琴棋书画无所不精,真是极品啊。”

哗啦啦!

“风师弟,牛!”

看到这一幕,周围的其他分坛弟子,都暗暗倒吸冷气,看着岳风的眼神,也和之前不一样了。

看到这一幕,全场众人,都暗暗松口气,同时暗暗为谢流云清醒!

尤其是星木坛的弟子,更是纷纷冲着岳风竖起大拇指,无比的敬佩。

这整件事情,说来确实是圣宗的不对,要不是捕杀这么多咕噜龙鱼,这条鱼王也不会激怒成狂。

岳风挥了挥手,露出一丝笑容,看着咕噜龙鱼们的身影,消失在海中。

周围的其他琉金坛弟子,也是一个个表情尴尬。

这俩狱卒,一个叫钟雷,一个叫赵昌。这俩人身为狱卒,平时就在大牢里看管犯人,日复一日,生活极为无趣。两人最大的乐趣,就是每天下午,喝上几杯。

一时间,咕噜噜的声音,响彻正片海域,何其壮观!

哈哈...

用钟雷的话说,一边欣赏美女,喝酒才更有趣。

十几分钟后,就看见谢流云的脸色,慢慢恢复了正常,由幽蓝色变回了红润,呼吸也均匀起来。

“哈哈,太厉害了!”

怎么办?

呼!

江湖人讲究诚信二字!他们管岳风叫父亲,说不出的难受。但要言而有信!

一间大牢中,苏轻烟身穿囚服,被五花大绑,绑在十字木桩上。

这时,咕噜龙鱼王冲着岳风发出了一阵叫声,这是告别的信号,随即庞大的身影,就沉入了海底。在鱼王的身后,无数条咕噜龙鱼,也纷纷发出咕噜噜的声音。

岳风微微一笑,伸手拍了拍咕噜龙鱼王:“鱼王啊,委屈你啦。”说着,岳风取出一把匕首,在鱼王头上双角上,轻轻割开了一个口子,然后取了几滴鲜血。

呼啦....

呼啦!

自从欧阳家族众人,被广平王活捉之后,便关押在这里。这俩狱卒的生活,都变得有趣了。

在她面前,坐着两个狱卒。这俩狱卒的面前,摆着大鱼大肉,还有几坛好酒,正在大吃大喝。一边喝着,两个狱卒的眼睛,还忍不住在苏轻烟的身上,上下打探。

“快!”

听到这话,那些琉金坛的弟子,一个个神色复杂,互相对视之后,都纷纷跪了下来,口中高呼!

这一点,岳风信守承诺,很有原则。

“你...”

这时,岳风驾驭着咕噜龙鱼王,到了琉金坛的帆船跟前。

刚才和他打赌,要是他成功救了师父,就要认他为爹,而他真的做到了。

此时师父的状态,越来越差了,不能有片刻耽搁。

张娜也松了一口气,满是担忧的脸上,此时恢复了笑容。师父没事儿了,自己又有依靠了。

岳风点了点头,不过还没完,认真道:“第一次见到爹,只是喊了一句,是不是没规矩啊?你之前拜谢流云为师的时候,也是站着喊的吗?”

这小子竟然把咕噜龙鱼王驯服了。

哗啦....

看到咕噜龙鱼王靠近,不少琉金坛弟子满脸忌惮,纷纷后退。

“风师弟都做了他们的爹,那琉金坛的弟子,以后见了咱们,是不是也要尊称一声‘师叔伯’?哈哈,真是想想就爽啊...”

下一秒,张娜膝盖弯曲,跪在了岳风面前,所有的尊严和骄傲,在这一瞬间,全被抛在脑后。

整个琉金坛足足几万人,全部跪在岳风面前,场面说不出的震撼。

“乖!”

虽然谢流云还没苏醒,但是应该没事了。

“唉!”

随后,岳风跃到甲板上,将鲜血给谢流云服用。此时的谢流云,已经昏迷过去。

那...师父岂不是有救了?

这一瞬间,全场所有的目光,都汇聚在谢流云的身上,静静等待着结果!

另一边,天启大陆,皇城大牢。

噗通!

虽然咕噜龙鱼王,只是一头灵兽,但对它说过的话,也要做到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