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零一章 怎么回事

上一章:第九百章 休息一下 下一章:第九百零二章 找岳风

这何信道,表面一副谦谦君子,却是人面兽心。

虽然在娱乐圈,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,但在李沁的心里,唐岚永远都是自己的老师。

他..他在酒力下药了!

自己在娱乐圈也混了十多年,算是见多识广,不管对方什么身份,自己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,却没想到,今天却被这个何信道给骗了。

“今天终于如愿以偿,不过这一天,我也是等了十年,李沁小姐,你放心,只要你成了我的女人,娱乐圈里,我保证你的地位,无人能撼动。”

“住手!”

唐岚身上药力彻底发作,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,根本闪避不了,手腕被紧紧抓住。

当年唐岚还在学校做老师的时候,因为性感漂亮,就经常受到骚扰,后来做了明星,更被不少心怀不轨的人盯着。虽然身边有保镖,但为了安全起见,唐岚还是时时刻刻在身上备着防狼喷雾,只是一直没机会使用,而这次,面对何信道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,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说这些的时候,何信道满脸得意,眼中透着戏虐。

这时,唐岚也是气的不行,面色含怒,狠狠瞪着何信道,娇叱道:“何信道,你也是有身份,有地位的人,却用这种卑鄙的手段,就不怕我曝光你吗?”

什么?

暗中给自己公司旗下的明星下药,手段也太卑鄙了。

说完这些,他一手抓向唐岚。

李沁又惊又怒,狠狠盯着何信道,气的不行。

此时,何信道脸上笑意渐浓,上下打量着李沁,啧啧赞叹道:“李沁小姐,你也不要怪我,说实话,你刚出道的时候,我就被你的风姿多倾倒,几乎茶不思饭不想,梦想着,你有朝一日能签约我的公司,这样我就有机会,一亲芳泽了!”

听到何信道的话,李沁和唐岚都是娇躯一颤,同时对视了一眼。

听到这话,李沁精致的脸,一下子就变了,惊疑不定的看着何信道:“何老板?这怎么回事儿?”

这一瞬间,何信道靠近了几分,在她身前轻轻一嗅,满脸陶醉:“好香啊!”

娱乐圈,两大天后级别的女明星,都要被自己搞定了,实在是让人兴奋啊。

唰!

不错,唐岚使用的,正是防狼喷雾。

“曝光?”

“你...”

下一秒,一股水雾喷出,只听何信道一声惨叫,推开车门,双手捂着眼睛,在地上直打滚,不停的大叫。

“李沁!”

“嘿嘿...”

实在是可恶。

唐岚羞怒无比,想要挣扎,但手腕被紧紧抓住,根本挣脱不开。

与此同时,唐岚也莫名紧张起来,紧紧看着何信道,等着他的回答。

“李沁小姐!”何信道嘴角勾起,透出几分戏虐:“是不是觉得自己浑身酸软无力?一点力气都试不出来了?”

何信道竟然发出邀请,去他的别墅休息?

何信道坏笑一声,很是得意的样子:“没什么,就是之前在酒力,放了点东西!放心,不会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
“呦呵?”

“啧啧,不愧是当红大明星,好性感啊,这生气的样子,真是撩人心弦啊,今晚我要定你们了。”唐岚的呵斥,并没有让何信道收敛,反而刺激了他的兴致。

“不麻烦!”

听到这话,唐岚脸色涨红,一时无言以对。

“何信道..你...”

然而,,何信道此时注意力,都在李沁身上,忽略了唐岚。

看到这情况,唐岚赶紧询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何信道摇了摇头,浑不在意的笑道:“你们都签约了我的公司,就是自己人了,怎么会麻烦呢?”

只见唐岚紧咬着嘴唇,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瓶,然后对准了何信道的眼睛。

说这些的时候,何信道满脸得意,看着李沁的眼神,也是越来越放肆。

嗤!

李沁有些急了,还想要说什么,同时就要起身下车,可是刚说几个字,忽然秀眉紧锁,娇躯一软,又坐了下去。

听到这话,何信道偏头看向李沁,满脸坏笑:“李沁美女,这么激动干什么?是不是药力发作,等不及了?放心,哥哥没把你忘了,等下进了房间,咱们三个一起玩耍,哈哈哈哈哈。”

这一瞬间,唐岚羞怒无比,紧紧咬着嘴唇:“你个混蛋!”

李沁红唇微微张开,刚要说话,就被何信道打断了。

李沁轻咬着嘴唇,很不好意思的开口道:“何老板,我们去您的别墅,这恐怕不合适吧,要不,您直接送我们回去,明天再去参观影棚。”

看到这一幕,李沁顿时忍不住了,娇喝一声:“何信道,你个畜生,你放开唐老师。”

这一瞬间,唐岚不及多想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一把拉着李沁,快速下了车,踉踉跄跄向着市区的方向跑去。

何信道一点也不慌,轻笑一声:“唐小姐,你真会开玩笑,我现在只是带你们来这里休息,又没对你们做什么,你曝光我什么?”

最后一个字说完,唐岚俏脸一变,她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浑身酸软,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,同时,身上还升起了一股燥热感。

“老板,我...”

话音落下,唐岚也赶紧接话:“是啊,天色也不早了,就不麻烦老板了。”

自己进入娱乐圈这么多年,一向洁身自爱,从没有绯闻,,更没有接受过潜规则,却没想到,今天却落入了何信道的圈套。

嗯?

看着唐岚的表情,何信道慢悠悠的继续道:“唐小姐你也别急,不只是李沁,你喝的酒里,也被我放了东西,我估计,这会儿也该发作了。”

这一瞬间,李沁羞怒不已,心里也是无比的震惊,真没想到,这何信道表面上风度儒雅,背地里竟然是这种人。

“啊..我的眼睛,你这个贱人,老子饶不了你。”

何信道说的没错,他只是在酒里放了东西,还没对自己和李沁做什么,没有确凿证据,也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“李沁!”

李沁的脸色有些差,奇怪,刚才自己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间身上软绵绵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了?就算自己不胜酒力,可是之前也没喝多少啊。

才第一次见面,怎么能在别人家休息?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