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记得

上一章:第九百六十二章 震惊! 下一章:第九百六十四章 这么快

周琴也是娇躯一颤,紧紧咬着嘴唇,呆呆的看着岳无涯三人离开,内心无比的复杂,忘了下令拦截。

“无涯哥哥?”

说真的,周琴这一瞬间,有杀岳无涯三人的想法,却不知为何,始终下不了决心。

足足过了几分钟,周琴看着岳无涯三人离去的方向,咬着嘴唇轻轻道:“岳无涯,你若报复,我接着就是,我周琴做过的事情,重来都不后悔!”

眼前的岳无涯,虽然年纪不是很大,却比起岳风,毫不逊色。

果然是,虎父无犬子啊!

司徒忘情浅浅一笑,端视着苏轻烟:“轻烟,你忘了我是谁了吗?”

睁开眼的瞬间,看到眼前岳无涯的样子,寒冰娇躯一颤,整个人都懵了。

“周琴,你我再见之时,就是你峨眉覆灭之日。”声音不大,可听到这番话的众人,无比心头一颤。

唉。

寒冰应了一声,赶紧搀扶着岳无涯走出石洞,只是,她昨晚服用了媚药,浑身娇软无力,一个人搀扶岳无涯很艰难。

如今半个月过去,苏轻烟的记忆被忘忧水洗涤,完全忘掉了以前的事情。

全场死一般的寂静,岳无涯身上的刀伤,太震撼人心,此时所有的目光,都紧紧看着岳无涯,说不出话来,就连寒傲然去帮忙搀扶,也没人阻拦。

寒冰冰雪聪慧,看到岳无涯浑身伤口,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。

真是太好了。

呼!

“没事儿了,没事儿了。”岳无涯露出一丝笑容,抬手轻轻拍着寒冰的香肩:“妹妹,扶我出去,咱们走。”

但岳无涯不一样,他是天启大陆的皇子啊。

说真的,若是其他弟子,服用了忘忧水,根本不需要编造谎言欺骗,但苏轻烟不一样,身份特殊,为了确保万一,司徒忘情和静观,就决定给苏轻烟编造一个身世出来。

不仅是各门派高手,就连周琴也是娇躯一颤,紧咬着嘴唇,看着岳无涯,彻底惊呆了。

就在这时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紧接着,几十名忘忧谷弟子,簇拥着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子,缓缓走进大厅。

这周琴,自己把她当朋友,可她却算计自己,害的自己差点玷污自己的亲妹妹。

沙沙...

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,必定是空口大话,胡吹大气而已。

这岳无涯,不愧是岳风的儿子,当年岳风,背了那么多黑锅,却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,年纪轻轻,创建天门,造福武林江湖,惩恶扬善,后来,岳风又在摘星楼,率领天门、花果山、长生殿,抵御天启大军,成功保住了地圆大陆的安危。

静!

此仇不报,还算什么男人?

服用了忘忧水之后,苏轻烟完全忘了以前的事儿,甚至自己怎么来这个地方的,都丝毫记不起来,在这种情况下,自然也不认识静观和司徒忘情了。

不过那秋水般的眼眸中,纯净中,却闪烁着迷惘。

岳无涯他....他竟然用这种自残的方式,来保持清醒,就这样度过了一夜?

这个女子,大约三十岁。身材曼妙紧致,俨然一个绝世美女,风韵十足!正式忘忧谷谷主,司徒忘情。

嗯!

.......

昨晚自己烈火焚身,都没了理智,按照正常情况,这一夜肯定和无涯哥哥发生了什么,然而,无涯哥哥为了自己的清白,竟然用刀割自己,来保持清醒....

听到这些,苏轻烟绝美的脸上,满是茫然,看着眼前的司徒忘情,更没有丝毫的熟悉感。

“周琴,你我再见之时,就是你峨眉覆灭之日。”下山的路上,岳无涯回头看着周琴,冷冷开口,苍白的脸色满是冰冷,没有丝毫波动。

此时,大厅中,一个女人,正静静盘坐在那里,茫然的看着四周。

苏轻烟赶紧站起来,秀眉轻蹙,很是诧异的询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是什么地方?”

呼!

天启大陆,地园大陆,中元大陆交界处,忘忧谷中。

这...怎么会这样?

说这些的时候,静观一脸的真诚和关切,眼中却闪烁着狡黠的笑容。

一时间,寒冰感动的不行。

在她身后,静观紧紧跟着。

一身月白色的长裙,紧紧贴身,将那曼妙的身材,衬托的淋漓尽致,无比迷人!脸蛋精致绝美,如同天仙一般,让人看上一眼,就无法自拔。

正是苏轻烟。

这一瞬间,周琴娇躯不断颤抖,原本脸上的得意和高傲,彻底消失无踪,留下的,只有无尽的震撼。

一时间,各门派高手,都是面面相觑,一个个都有些忐忑不安。

这时候,外面的动静,吵醒了寒冰。

看到这一幕,寒傲然赶紧走过去帮忙。

几秒后,寒冰反应过来,一下子扑进岳无涯的怀中,泪水一下子涌出来:“无涯哥哥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对不起...”

另一边。

“你们...”

今天,是苏轻烟从密室放出来的第一天,而今天,也是她正式加入忘忧谷的日子。

静观心领神会,走出来,看着苏轻烟缓缓道:“轻烟,这是你师父,忘忧谷的谷主,司徒忘情啊,你忘了?我是静观长老,你也不记得了?”

周琴彻底傻了。

师父?

当初苏轻烟,被长老静观,带到忘忧谷。当天苏轻烟就服用了忘忧水。

话音落下,司徒忘情看了一眼静观。

太好了,他们俩清清白白,什么都没发生。

她清楚的看到,岳无涯身上足足成千上万个刀口,鲜血彻底将衣服都染红了,整个人脸色苍白,摇摇欲坠,可身上弥漫的那股气势,却令人不敢轻视,尤其那双清亮的眼睛,清澈,纯粹,仿佛蕴含着能将世间一切邪恶都摧毁的力量。

一旁的寒傲然,震惊之后,则是无比的欣喜,目光看着岳无涯满是赞许,同时留下了激动的泪水。

这时候,司徒忘情轻叹一声,很是懊悔的样子:“轻烟,都怪师父不好,之前派你出去执行任务,结果让你遇到了危险,才导致你失忆了。不过你放心,以后危险的事情,师父不会再让你去做了。从此以后,你就安心跟在师父身边。”

她是自己的师父吗?怎么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?

“你原本是个孤儿,是你师父把你捡回来,收你为徒,传授你修炼...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