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蒙着眼

上一章: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神医 下一章: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跑

然而,颜听雪对岳风很是推崇,一把拉着他的手,笑道:“我差点忘了,风先生在这里呢,他医术比我高明太多,一定有办法尽快治好尊主的伤。”

看到这情况,岳风欲哭无泪。

话音落下,颜听雪也跟着说道:“是啊,尊主,这风先生的医术,却是出神入化,不知道比我高了多少,而且,对炼丹一术,更是造诣颇深。”

终于,足足看了两分钟,岳风露出一丝笑容,冲着宇文焰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你是被一种神兵利器所伤,而且伤到了心脉。”

话音落下,宇文焰心头一震,无比诧异的看着岳风,整个人呆住,说不出话来。

到了跟前,颜听雪看了看宇文焰的脸色,又低声询问了下伤势,轻轻道:“尊主,你心脉受到了震伤,我帮你调配一些疏经活血的药,安心静养十天就能痊愈了。”

听到这些话,宇文焰轻舒口气,深深看了岳风一眼,心里的猜疑消除不少,但神情淡漠,没有太多的情绪浮动。

“对对..”

“除了药浴,还有别的办法。”岳风挠挠头,说道:“不过那些办法,和颜长老说的差不多,时间太长,至少十天才能痊愈,而这个药浴是最快的。”

“是的!”岳风微微一笑,很是从容的回应道。

说真的,尽管颜听雪和宇文姬都这样说,宇文焰还有些不太相信,毕竟,眼前这人看上去太普通了,根本不像是名医的样子。

看着她们震惊的样子,岳风表面一副高人姿态,心里却是暗暗好笑。

说话的时候,宇文焰眼中闪烁着坚决,不容反驳,同时偏着头,不和岳风对视,透着一丝的羞怯。

这一瞬间,岳风也彻底平静了下来。

自己冰清玉洁的女儿身,怎么能让一个男子看到?

宇文姬更是娇躯一颤,眼眸看着岳风,闪烁着无尽的赞叹和敬佩。

哈哈...

呼!

然而,宇文焰一点也不配合,故意刁难道:“你不是名医吗?你们学的医术上,讲究望闻问切,你看看我的状态,不就知道了?”

不过,岳风也有些暗暗庆幸。还好还好,自己易了容,这宇文焰认不出自己,要不然的话,一场激战避免不了了。

此人的医术,竟然高明到如此地步。

尼玛,这算什么事儿啊。

当然,岳风说的药浴,也不是瞎编出来的,这么做的目的,是想着找机会离开夕颜阁。

“好厉害...”

呵呵...

岳风计划好了,等到宇文焰药浴的时候,自己就趁机离开,就算宇文焰发现了,身上毫无遮掩,也不好意思起身追击自己。

他说的不错,自从围攻名剑山庄失败之后,幻音教在江湖上的威名下降不少,有不少宗门,都在暗暗商议,怎么联合对付幻音教。

尼玛,真是世事无常啊。

尼玛!

“尊主!”

呼!

而自己当众败给了岳风,在幻音教的威望,也有些动摇。在这种情况下,宇文焰怎么可能在夕颜阁总坛待上十天?

说这些的时候,谭听雪掩饰不住对岳风的崇拜。

这宇文焰的伤,就是自己打的,现在又要帮他治愈?

宇文姬浅浅一笑,摇头道:“风先生炼制的阳神丹,白天服用之后,感觉好很多,若他是沽名钓誉之徒,我怎么可能把他留下来?”

说着,岳风故意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,继续道:“而且,伤你的神兵利器,煞气极重,让我猜猜,莫非是当年吕布的方天画戟?”

“是啊,这样都能看出来。”

“风先生的医术,真是出神入化啊。”

心想着,岳风就想找借口离开。

呼!

宇文焰性格孤傲,只相信自己人,让一个外人,为他疗伤,心里很是抵触。

此话一出,整个大厅寂静无声。

宇文焰性情高傲,在他心里,天下间根本没几个人,能让他刮目相看,即便眼前的人是名义,宇文焰也不会高看一眼。

宇文焰的伤,岳风很清楚,但必须要问一下,做做样子。不然什么都不问,就直接开药,岂不是露馅了吗?

到了跟前,岳风冲着宇文焰笑了笑:“既然阁主和颜长老极力推荐,我就却之不恭了,麻烦尊主把如何受伤的,详细说一下,我好对症下药。”

宇文焰看了一眼岳风,暗暗皱眉,心里很是抵触。

心里嘀咕着,岳风挤出一丝笑容,点头道:“尊主说的不错,那我就看看。”

说着,宇文焰认真看着岳风,不容置疑:“不过,药浴开始之前,风先生要蒙住眼睛。”声音不大,却态度坚决,不容置疑。

此时的岳风,根本没看出宇文焰女人的身份,坚持这么说,目的就是想趁着宇文焰药浴的时候,趁机离开。

下一秒,宇文焰果断的摇头道:“这个办法不行,换一个。”

听到这两个字,大厅所有人,都是一愣,脸上满是疑惑。

“颜长老!”

说着,宇文姬冲着岳风道:“风先生,麻烦你了。”

“药浴,顾名思义,就是通过沐浴,来消除伤情。”岳风环视一圈,最后看着宇文焰道:“等下让人准备一个木桶,然后按照我说的,将几样草药放进去,尊主跳进去泡一个时辰,伤势就会减轻许多。”

啥情况啊,不就是洗个澡吗?大家都是男人,这宇文焰怎么像个女人一样,扭扭捏捏的?

“尊主!”颜听雪犹豫了下,咬着嘴唇道:“我弄的配方,已经是最理想了,若是加重药量的话,只怕会适得其反,你也知道,药不能乱用的。”

与此同时,宇文姬也清了下嗓子,轻轻道:“是啊,风先生,能不能换一个办法,这个药浴...药浴实在有点...”

“当然有!”岳风笑眯眯的开口道:“我这个办法,叫做药浴。”

因为,幻音教教规有一条写的很清楚,女子是不能做教主的,所以,宇文焰只能女扮男装,不然的话,被人发现是女的,教主的位置就保不住了。

唰!

听到这话,宇文焰皱了皱眉,摇头道:“时间太长了,幻音教中,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,有没有其他办法,能所短时间的,或者,加重一些药量。”

他?

说着,岳风想了想,继续道:“不过方药的顺序不能错,而且还需要用特别的方式,来运功疗伤,所以,还需要我在一旁才行。”

这...

此时的岳风还不知道,宇文焰表面上,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,事实上,是一个女人。说起来,当时和宇文姬一起创立夕颜阁的时候,宇文焰还是女人打扮,但是,后来女扮男装,经历了一番奇遇,做了幻音教的教主之后,宇文焰就开始男装打扮了。

不管是宇文姬,还是颜听雪,以及周围的女弟子,都复杂的看着岳风,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而宇文焰,正是脸色一变,隐隐有些泛红,很是不自然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宇文焰语气透着几分的敬佩和客气,完全没了之前的冷傲。

呼!

听到这话,宇文焰沉吟了下来,很是犹豫,不过最后还是点头:“那好吧。”

说着,颜听雪看着旁边的岳风,眼眸一闪,笑道:“对啦,风先生肯定有办法。”

话音落下,岳风就围着宇文焰,慢慢踱着步子,仔细的观察了起来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宇文焰表面平静,心里却有些烦躁。

十天?

然而就在这时,宇文姬笑着开口道:“你快看看尊主的伤势,帮他调配几副药。”

旁边的颜听雪,和周围的弟子,更是一片哗然,一个个看着岳风的目光中,都透着无比的崇拜。

这宇文焰和夕颜阁的女人真有意思,自己随便说几句,就把她们给镇住了,宇文焰的伤,就是自己打伤的,能猜错吗?

心想着,宇文焰上下打量着岳风,目光充满了审视,以及不可思议:“你会医术,还会炼丹?”

听到这话,岳风愣了下,这是故意给我出难题,想测试我的医术啊。

“好!”颜听雪应了一声,径直向着宇文焰走了过来。

“先生果然厉害。”

说着,宇文焰偏头冲着宇文姬道:“江湖险恶,人心更加难测,你别被人骗了。”

卧槽!

简直神了。

终于,宇文焰反应过来,冲着岳风赞许道:“居然猜中了,真是令人佩服,不错,我正是被方天画戟所伤,敢问先生,可有良方救治,让我快速痊愈?”

说完最后一句,岳风一脸认真,但心里却是暗笑不已。

自己果然没看错人,这风先生简直就是一代神医啊,要知道,宇文焰怎么受的伤,根本没人告诉他,可他却通过观察,猜的一字不差。

岳风愣住了,很是诧异。

前天击败宇文焰,这一转眼,居然又见面了。

药浴?

说真的,岳风不怕宇文焰,只是现在深陷夕颜阁总坛,真要打起来,对自己没半点好处。

表面镇定,岳风心里却是有一丝的忐忑。

还好这宇文焰的伤势,是自己打的,心里清楚,要不然的话,只是观察外表,还真不好判断。

不过在颜听雪和宇文姬的注视下,岳风还是笑了笑,走了过来。

听到回答,宇文焰轻笑一声,冷傲道:“世上自称名医的人多了,谁知道,是不是一个沽名钓誉之徒。”

讲到最后,宇文姬目光闪烁着复杂,欲言又止。

呃!

这宇文焰不注意自己最好,这样就不用担心身份暴露了。

不仅准确的说中了自己的伤势,竟然还能猜出来,自己是被什么兵器所伤。

话音落下,宇文姬也点头附和,微笑道:“不错,风先生医术高明,肯定有良方。”

事实上,岳风有很多种办法,可以快速的治愈宇文焰,但岳风不想这样,宇文焰心狠手辣,怎么能轻易的治好他?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