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笑话

上一章:第一千五百章 什么人 下一章: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不能拜

听到这话,文霄羽心头一震,顿时愣住了。

这...

说着,张角目光闪烁着一丝复杂,继续道:“而且,我可以告诉你,你父亲文丑丑,也不是我害死的。”

说这些的时候,文霄羽眼中充满了警惕。

说这些的时候,薛丽娇躯颤抖,心里更是乱糟糟一片。

而张角,可是臭名昭著,九州大陆出了名的恶人。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张角满心愤怒,眼中闪烁着森冷:“之后的事情,我不说你们也清楚了,白马混淆视听,说文丑丑被我害死,其实真正的元凶是他。”

焦急之下,薛丽想要冲过来阻拦,但她是实力太弱,加上文霄羽速度太快,根本来不及。

呼!

“我张角虽然行事随心所欲,但光明磊落,没必要骗你一个娃娃”张角冷笑开口,神情之间满是冷傲:“是我做的,哪怕背上天下的骂名,我也会承认,但害死你父亲的人,确实不是我。”

害死文丑丑的元凶,是白马?

文霄羽摇了摇头,目光始终看着张角,掩饰不住的震惊和仇视。

“既然你送上门来,今日就别想活着离开。”

张角性情乖张,若是别人这么说,早就一掌打过去了,但此时见文霄羽无所畏惧的样子,年纪不大,却又如此的胆魄,顿时有些欣赏起来。

可薛丽怎么都没想到,张角非但没死,还找到了自己和孩子的隐居之地。

听完这些,文霄羽和薛丽彻底愣住了,站在那里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面对文霄羽的质疑,张角先是一愣,随后仰天大笑起来。

“你是张角?”

心头一惊,根本来不及躲闪,只好紧握着方天画戟,迎击而上!岳风不敢大意,催动了所有的内力抵挡!

稳住身影,文霄羽惊骇不已的看着张角,玛德,这张角的实力,简直太恐怖了,只是随便一掌,自己就需要施展全力才能抵抗。

“去死!”

足足过了几分钟,薛丽反应过来,精致的脸上,满是悲愤:“白马这个伪君子,之前口口声声要为夫君报仇,原来真正的元凶就是他。”

丈夫大仇已报,自己也没什么牵挂了。

文霄羽深吸口气,一字一句道:“我父亲,就是长生殿主文丑丑,张角,当初你讲我父亲,以及欧阳家族关押在无天组织总坛,迫使他们屈服,再后来,害得我父亲命丧悬崖,此时九州大陆,人尽皆知!”

呼!

此时,看着文霄羽爆发而来,张角微微皱眉,丝毫不慌。

“小羽!”

此时的母子两个,已经想明白了。

“小子!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贸然动手也不过是送死!”张角神情傲然,慢悠悠开口道。

最后一句话落下,张角负手而立,傲然之极。

嘭!

感受到张角的强悍,文霄羽不敢大意,怒吼一声,直接催动了所有的内力。

说起来,文霄羽和白马并无交情,甚至当年文丑丑刚做殿主的时候,还和白马有些恩怨,但话说回来,就算关系不好,也都是长生殿的,属于自己人。

“你父亲?”

张角从未见过文霄羽母子,还不知道,他们是文丑丑的至亲家人。

话音落下,文霄羽紧紧握着拳头。

听到这话,文霄羽和薛丽对视一眼,都愣住了。

文丑丑的儿子!

眼前这个人,实力深不可测,一定要万分小心。

嗯?

几秒后,薛丽反应过来,冲着张角喊道:“你....你怎么没死?”

最后一个字落下,文霄羽飞身而起,直向张角而来,同时,一股强悍的气息,也从周身爆发出来,霎时间,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扭曲了,威力惊人!

看到这一幕,薛丽芳心一颤,忍不住娇呼一声。

话音落下,文霄羽也紧握拳头,狠狠道:“如此卑鄙小人,竟然做了殿主,简直是长生殿的笑话。”

下一秒,文霄羽忍不住问道:“不是你是谁?”

什么?

这一瞬间,文霄羽也逐渐反应过来,眼睛血红无比,死死锁定张角:“就是你,害死了我的父亲。”

霎时间,两道掌力相碰,文霄羽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传来,闷哼一声,直接被震退几十米远,落地的时候,脸色惨白,体内气血翻腾。

与此同时,薛丽更是紧张不已,娇呼一声之后,赶紧跑过来扶住文霄羽:“你怎么样?没事儿吧!”

张角满脸疑惑,皱眉道:“你父亲是谁?”

下一秒,张角微微一笑:“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张角!”

听到这话,文霄羽和薛丽再次一阵沉默。

“哈哈...”

“再后来,岳无涯率领天启大军,围住无天组织总坛,想要解救欧阳家族,文丑丑趁机放走欧阳家族,当时白马负责拦截,最后在后山将你父亲打落悬崖。”

“为父报仇吗?有意思!”张角淡淡开口,语气透着几分的戏虐,紧接着,就缓缓抬起右手,轻描淡写的打了一掌,迎上文霄羽。

文霄羽上下打量着张角: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!”

终于,文霄羽反应过来,冲着张角质问道:“口说无凭,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挑拨我和白马的关系!”

“害死你父亲之后,白马没有向我复命,而是趁乱离开,返回长生岛做了殿主。”

可是....张角城府极深,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的话能信吗?

与此同时,身后的薛丽,更是娇躯颤抖,一双眼眸紧紧盯着张角,又是震惊,又是愤恨。

一天前,白马命人过来传话,说抓住了张角,并且已经杀了他,尸体埋在了长生岛上,当时知道情况,薛丽一下子轻松不少。

张角?

实力悬殊这么大,自己还怎么给父亲报仇?!

张角一脸淡然:“就是现任的长生殿主,白马,这时一个十足的小人,狡猾卑鄙,当初,他为了活命,假意对我效忠,”并向我保证,暗中监视文丑丑的的一举一动。”

而且,以他的实力,对付自己母女俩,几乎是易如反掌,根本不用浪费口舌。

“小羽...”

儿子虽然实力不弱,可对方是名动天下的张角啊,成名千年,底蕴根本不是他能比的。单打独斗,怎么可能是对手?!

张角虽然也不是好人,可毕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,并且傲气十足,若他是元凶的话,没必要如此费力的解释。

身为文丑丑的独子,文霄羽也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,今年刚过十六,却已经到了三段武皇的境界。

张角皱了皱眉,饶有兴致的看着文霄羽:“小子还挺有胆识,敢这么跟我说话!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