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什么人

上一章: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算你聪明 下一章: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不会忘记

说完这些,宇文焰再次扬起手中的鞭子,狠狠甩在了岳风的身上。

想要为九州大陆出力,抵御即将到来的罗刹族,却有心无力,此时自己的处境,和这首诗的意境,多么相符啊。

他想骂两句,可是发现自己说话都费力!

不过脸上还是做出很平静的样子,笑呵呵道:“宇文焰,这哪是玲珑塔啊,就是我戴的一个小饰品,真正的玲珑塔,在营地里呢,你带我回去,我拿给你。”

尼玛,这女人真够狠的。

这时,混沌山脉的方向,再次传来异象震动,尽管山洞被封,但那剧烈的天地震动,依然被岳风听得清清楚楚,震慑心灵。

“你...”

啪!啪!啪!

真的,没有纯阳内力护体,剧痛是的岳风半边身子的肌肉,都抽搐了起来,眼睛瞬间充血,不过岳风紧紧咬着牙,愣是没有叫出声来。

话音刚落,宇文焰脸色一沉,扬起旁边的一盏水,泼了岳风一脸。水是山洞里的泉水,冰冷彻骨。

心想着,岳风苦笑一声,黯然无比。

然而宇文焰不知道的是,当初岳风发现玲珑塔的时候,是在扶摇宫的大殿下面,并且,当时玲珑塔是几十米高的形态,所以很容易能看到塔顶写的咒语。

宇文焰气的不行,跺了跺脚:“行,你不说是吧,别以为我找不出玲珑塔的秘密,既然你这么不怕死,就留在这儿吧。”

尼玛!

而现在,玲珑塔只有手指大小,上面的咒语几乎是细不可见,在这种情况下,宇文焰就算是研究十年,也找不到上面的咒语。

看到玲珑塔,岳风心头一震,惊怒不已。

在岳风心里,玲珑塔自然没有性命重要,但她知道,一旦自己说出玲珑塔的开启咒语,宇文焰也不会放过她。

话音落下,手中的软鞭,直接就甩了过去!

岳风叹口气,此时很想去混沌山脉看看情况,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内心感怀之下,忽然想起了古人的一首诗,禁不住喃喃自语起来:“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,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....”

尼玛,来真的?!

“闭嘴?”

“宇文焰,是我错了,是我之前不该冒犯你,咱们恩怨相抵,直视着玲珑塔,我不能给你。”岳风深吸了口气,冷冷的开口道。

岳风惊怒不已,此时终于明白,宇文焰是要把自己困死在这里。

说着,宇文焰从身上拿出一根软鞭出来,就见这软鞭呈血红色,是宇文焰几年前,击杀了一条血蟒,用血蟒的皮做的,坚韧无比。

宇文焰冷笑一声:“少跟我嬉皮笑脸的,玲珑塔的秘密,你不说是吧,行,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。”

岳风禁不住打了个哆嗦,暗骂一句,有些来火,不过身上穴道被点,根本无法反抗。

唉。

自从没了内力之后,和玲珑塔的感应也消失了,也就是说,现在的岳风,暂时不能使用玲珑塔,放出里面的强者帮忙了。

房间里的气氛,也瞬间压抑沉闷起来。

宇文焰想好了,岳风能参悟出玲珑塔的秘密,自己也可以。

“岳风,再见了,别说我没给你机会。”宇文焰冷笑一声,迅速离开,向着营地方向而去。

宇文焰微微一笑,没有回应,而是走出山洞。

尼玛!

下一秒,岳风露出一丝笑容,忍着火气道:“宇文焰,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,就算你想要玲珑塔,总得有个态度,就这样对我,是不是太不合适了?”

啪!

但这毕竟是天下奇宝,自己的心爱之物,怎么可能送给宇文焰?

哗啦...

尼玛...

宇文焰笑了起来,饶有兴致的看着岳风:“岳风,你还真是嘴硬啊,都这时候了,还不肯松口,你的命比玲珑塔都重要?而且,你现在有跟我谈判的资格么?”

岳风猜对了,宇文焰没想着要杀岳风,毕竟,岳风在九州大陆既有名望,杀了她,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虽然穴道被解开了,但刚刚挨了几十鞭子,几乎将岳风浑身的力量都抽空了,此时趴在那里,一动也动不了。

这一瞬间,岳风想要挣扎,但动一下,浑身就疼得不行。

砰砰砰!

相反,自己一直不说开启的办法,宇文焰就不会拿自己怎么样。

轰隆隆。

只是一下,岳风肩膀处顿时皮开肉绽,鲜血瞬间就浸透了衣服!

一连甩了十几鞭子,每一鞭都清脆作响!一开始岳风还能咬着牙强忍着,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就放声大叫起来:“宇文焰,你..”

“只是经历一点挫折,就在这里自叹自哀,还谈什么拯救九州?”忽然间,深洞深处,一个苍老而又磁性的声音传来,飘飘渺渺,亦真亦幻。

岳风满脸是汗,鲜血已经湿透了衣服!

脸上淡然,岳风心里却是暗暗焦急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岳风很是诧异,虚弱的开口。

尼玛,没想到之前被张角和共工突袭,大难不死,现在又被宇文焰困在了这个山洞里。

足足打了几十鞭子,宇文焰终于停手。笑眯眯的说道:“岳风,怎么样?你现在说不说?”

卧槽!

宇文焰气的脸蛋涨红,手里拿着软鞭,眼眸中充满了羞怒:“死到临头,还油嘴滑舌,口无遮拦,你之前破坏我的计划,还几次三番的羞辱我,我岂能轻易饶了你。”

“你少骗我,是不是玲珑塔,我会认不出来?你到底说不说?”宇文焰气的不行,冷冷看着他。

“什么人?”

下一秒,宇文焰玉手抬起,连续拍出几掌,伴随着一阵轰鸣,碎石不断落下,霎时间,山洞被封的严严实实。

岳风深吸口气,直视着宇文焰的目光,笑眯眯道:“哦,可能是我记错了,这确实是真的玲珑塔,只是开启的咒语,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?要不,你给我解穴,让我好好休息一下,或许能记起来。”

看到宇文焰手里的软鞭,岳风脸色一变:“宇文焰,你不要太过份了。我之前,不就是迫使你喊我一声夫君吗,这样吧,我喊你一声娘子,咱们两清了。”

“你杀了我吧!”此时的岳风,气息虚弱。

此时的岳风,欲哭无泪。

呼!

话音落下,宇文焰缓步走过来,快速解开了岳风的穴道,冷笑道:“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。”

岳风浑身一震,忍不住呼喊一声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