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好大的口气

上一章: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仗势欺人 下一章: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快来看看

此时,白丽搀扶着白和堂,踉踉跄跄跑进来,绝美的脸上,满是惊怒和惶恐。

这三年来,张角隐姓埋名,创建了黄天交易组织,就是无法确定岳风是死是活,因为他知道,岳风在世的话,自己无法称霸九州。

而今天,好不容的得知岳风没死,并且,还有这么好的刺杀机会,可结果却失败了。

白丽哭着摇头。

白和堂顿时绝望了,冲着白丽道:“你赶紧走,我拖住他们,快走。”

张角一掌将旁边的树拦腰拍断,看着岳风逃走,他脸色难看至极。

这一刻,岳风内力运转,迎击而上。

到了跟前,领头的打量着白和堂父女俩,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。

之前在黑水镇,岳风拿出的内丹,卖的几百万,就是九州币。

九州币,是一年前发行的货币,之前,九州大陆虽然互通,但使用的还是各自的货币,自从和罗刹族激战之后,九州之间越发团结紧密,为了互相之间更好的发展,就共同推出了九州币。

不等岳风回答,白丽偏头对着白和堂道:“爹,你先走,我殿后,挡住那帮混蛋。”

“跑?跑不动了吧,白和堂,识相的,赶紧把东西交出来,不然的话,把你们父女俩,就地分尸。”

女孩儿十八九岁,一身紫色连衣裙,五官精致,眉宇间和中年人有些相似,身材窈窕紧致,是那种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动的类型。

嗯?

岳风驾驭着穷奇,一路高空急飞,飞越了一座座高山,确定张角追不上了,这才降落在一个山林之中。

一个中年男子,和一个女孩儿。

就在这时,岳风缓缓站起来,挡在父女俩面前,冲着那帮杀手道:“杀人抢劫,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啊。”

在白和堂眼里,眼前的人,一身邋遢,实力也不是很强,不能连累他。

听到这话,那头目脸色一沉,狞笑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去黄泉报道吧。”

然而下一秒,她娇躯一颤,整个人都傻了。

话音落下,就率先冲了过来,其他杀手,也是一哄而上。

话音落下,就带着同伴,一步步逼近。

伴随着一声声惨叫,十几个杀手,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全都倒下!

岳风赶紧坐起来,抬眼向外望去,就看到两个身影,狼狈的跑进了院子。

马德!

呼啦...

随即,岳风看着眼前十几个杀手,淡淡道:“把你们身上的钱留下,作为这对父女的补偿,然后一个个自断一臂,滚。”

天色晚了,今晚就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下吧。

“啊...”

十几个杀手面面相觑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不...”白丽拼命摇头,泪水流个不停。

心想着,岳风找来一些干草,铺好后,就躺了下去,三年来,岳风在死亡谷风餐露宿,早已经习惯了恶劣的环境。

岳风一脸淡漠,摇摇头。几个不入流的杀手,根本不值得自己动用方天画戟。

与此同时,白和堂很是感激的开口道:“这位朋友,这帮人不是好惹的,谢谢出面相助,赶紧走吧。”

心想着,岳风正要劝慰,只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,转眼间,就见十几个人闯了进来,每人手上都拿着刀,这群人,一个个身上弥漫着狠戾气息,显然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。

另一边。

“不行!”白和堂坚决摇头:“我快不行了,你走。”

嗯?

中年人穿着考究,西装革履,而且一看就是名牌,只是脸色苍白,肩膀处有一道砍伤,后背有好几处刺伤,鲜血直流。

“乞丐大哥,求你带我父亲离开,我给你一百万九州币!”白丽飞快的开口,眼中满是期待。

岳风笑了一声,示意他不要紧张。

可人毕竟是血肉之躯,毅力再强,也有油尽灯枯的时候。

岳风叹口气,想要说你父亲不行了,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,是的,岳风清楚的感觉到,白和堂的心脉被刺穿了,能撑到现在,完全是靠着坚韧的毅力。

就看到,一股强悍的气息,从岳风身上爆发出来,直接将十几个杀手笼罩。

看到这一幕,岳风愣了下,这女孩儿还挺孝顺。

看到岳风,十几个杀手都皱了皱眉。

白和堂也是气得不轻,大叫道:“东西是我买来的,凭什么给你们?”

冷冷说着,张角内力运转,直接向着岳风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中年人叫白和堂,是黄海大陆一名富商,女孩是他的女儿白丽,两天前,白和堂花了大价钱,收购了一样古物,结果遭到了神秘组织的追杀。

不知不觉,半个小时过去,岳风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那头目顿时怒了,大骂一声:“你特码疯了吧?好大的口气,兄弟们上。”

山林中,有一个荒废的小庙,岳风没有犹豫,收起穷奇,坐在破庙大堂中打坐休息。

岳风留意到,两人都是修炼者,只是实力不怎么高,中年人武圣境界,女孩儿刚刚突破武侯。

看到大堂中的岳风,父女俩都是愣了下。

听到这话,白丽精致的脸,一下子煞白无比,气的娇躯颤抖:“无耻混蛋。”

见岳风不说话,白丽急了:“乞丐大哥,求求你了,快带我父亲离开。”

然而刚躺下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听声音有两个。

一个臭乞丐,竟然这么狂?谁给他的勇气?

而且,实力都不低,竟然都是三段武圣以上的实力。

啥?这小子说什么?

“小心。”

看到这一幕,白丽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马德,张角太狠了,刚才那一掌,差点震伤心脉。

马德。

岳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既然你们非找死,那就怪不了我了。

沙沙...

下一秒,那头目冷冷道:“哪儿来的叫花子,不想死的话,赶紧滚。”马德,穿着一身兽皮,一看就是臭要饭的,还敢多管闲事儿。

说着,白和堂一脸坚决,继续道:“而你们,突然闯到我们家里,一见面就动下杀手,无法无天,别以为我不知道,就算把东西给了你们,你们也不会放过我。”

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找到你,取你的命。

说着,那头目上下打量着白丽,阴笑道:“你女儿这么漂亮,杀之前,当然要好好享用一下。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