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三章 陆劫尘

上一章:第四百零二章 吓唬谁呢 下一章:第四百零四章 不甘

“去你吗的!”高虎一脚踹过去:“老子看你是个深情种,才给你这个机会,我最后问你一遍,钻不钻!”

这张桌子上,只有一个客人。大约三十岁左右,披着黑衣。

说这话的时候,高虎心里七上八下。

“去你吗的,你真以为,钻完就能放了她?哈哈哈!老子看上的女人,还特码想跑?哈哈哈!”高虎大笑着,一脚踹在秦守生的胸口!

“哈哈哈,有好戏看啊!”

只看见高虎几个人,一个个凄厉的惨叫,那紫红色火焰,将他们浑身都点燃!

传闻陆劫尘,武功绝世!他额头上,生下来就带着一个月牙的印记。

惨叫声凄厉不绝,最后声音渐渐消下去,而高虎几个,也都被烧成焦炭!

“滚,别特码拽老子!”高虎踹了一脚,将秦守生踹飞。

高虎几人面面相觑,一个个都是又惊又恐。

“真特码像一条狗啊,哈哈!”

“搅了我喝酒的兴致,罪无可恕,你们几个,自己动手自裁吧...”此时,陆劫尘冷冷的扫了高虎几个,冷冷的开口,不容置疑!

说到这,高虎一把抓住柳萱的手腕,作势就要亲上去。

而就这一瞬间,秦寿生一下子跪在他面前,恭恭敬敬的冲着陆劫尘拜了一拜:“前辈,我叫秦寿生,希望前辈,收我为徒!”

传闻一年前,白云阁的阁主,无意中得罪了陆劫尘,结果被整个白云阁,足足八千弟子,都被挑断了手筋!整个江湖,为之震动!

呼...

强!

几个壮汉哈哈大笑。酒馆里的其他客人,也纷纷侧目,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。

霎时间,高虎几个对视一眼,禁不住的吸了口冷气。

嗡!

在天启大陆上,人们把他成为---邪君!

哗..

“虎哥,这小子真钻啊,哈哈哈!”

眼前的陆劫尘,便是明教副教主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!

听见他的话,柳萱心中一暖,看见秦守生被打成这样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

“只要你钻过去,虎哥就放了这女人,哈哈哈!”

“哥,我求你,我真的求你..”秦守生满脸鲜血,不停的嚎叫着:“哥,她真不是故意撞你的,你不出气,就再打我几下,我求求你别碰她..”

陆劫尘的霸气,深深印在秦寿生的脑海里。

一声声讥讽传来,秦守生心中发颤。钻过去之后,摇摇晃晃站起来。心里痛的要死。为了柳萱,自己放下了所有尊严!放下了一个男人的尊严!

这女子,还真是宛若天仙下凡,美的不可方物。也难怪刚才几个山匪,起了色心。

这一脚踹过去,秦守生只觉得胸口发闷,大叫一声,身体被踹飞了好几米,重重落下,将一张桌子砸碎。

“哥,我钻,我钻!”秦守生差点急哭了,哽咽的咆哮着,紧接着便跪下去,咬着牙钻了过去。

说着,陆劫尘就要离开。

“前辈,大侠...刚才多谢你出手相助。”秦寿生满脸感谢,深鞠了一躬。

此人的额头上,有一个月牙的标记。

看似这轻飘飘的一掌,周围所有人,却都心中震荡!

与此同时,一股强悍的气息,从黑衣人的身上弥漫!

听到这话,高虎一头冷汗,当时心一横,大喊道:“陆劫尘,我是看在你是明教副教主的面子,对你客气几分,你不要得寸进尺,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?打了你一桌酒菜,凭什么要我们自裁?”

噗通。

此人性情桀骜不驯,亦正亦邪,心狠手辣!招惹他的人,没有一个能活下来!

不得不说,这黑衣人的气场,实在太强了,压的人喘不上气!尤其是那双眼神,令人不寒而栗!

这个人的气势,太强了。

只是打翻了你的酒菜,就让我们自杀?

此时他的酒菜被打翻,那黑衣人眉头紧锁,冷冷开口:“吃个饭都不的清净,都给我滚。”

“轰!”

明教,天启大陆最强门派之一!明教弟子遍布各地,实力雄厚!

话音落下,黑衣人慢慢站起来,目光如电,从高虎几个人身上扫过。

经过刚才那一幕,秦守生心里清楚。这个世道,没有实力,谁都可以骑在你的头上!

就在这一瞬间,只看见陆劫尘缓缓抬起手,一团紫红色的火焰,在他手掌翻腾。与此同时,他周围的空气,也瞬间被高温扭曲!

就在这时,高虎其中一个同伙,呆呆的看着黑衣人额头的月牙印记,惊呼一声:“你...你是明教副教主...陆劫尘?”

他想要变强!不想再被欺负!

“小子,钻啊!”

陆劫尘轻笑一声,淡淡道:“我杀他们,是因为他们搅了我喝酒的兴致,可不是要帮你们。”

嗡!

陆劫尘的表情,没有丝毫波动,淡淡道:“话,我只说一遍。自裁。”

当时酒馆所有人,都觉得喉咙一紧!

“咣!”

陆劫尘忽然停下脚步,回头冷冷看着秦寿生: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“哥,放了她吧..”秦守生早已泪流满面,眼泪混着鲜血流下来。

霎时间,高虎几个人,被吓的浑身冷汗。

江湖传闻,陆劫尘喜欢独来独往,一个人游遍山河。却没想到,在这里碰到了他!

说话的瞬间,陆劫尘看了一眼后面的柳萱。

这一瞬间,秦寿生咬牙站起来,赶紧了跟上去。

秦守生脸色如土,大声的说道:“哥,我求你了,别难为我们了..”

“废物。”陆劫尘嘴里,冷冷的挤出这两个字,给老板扔下一锭银子,大步离开。

高虎咽了一口唾沫,耐着性子,毕恭毕敬道:“陆教主,一桌酒菜而已,大不了我陪你就是了。”

话音落下,高虎猛地抬起一条腿,踩在凳子上,指了指自己的胯下。

嘶。

陆劫尘随意的抬起手臂,将紫色火焰甩过去。

看到这一幕,酒馆里所有人都傻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出奇的寂静!

“渍渍渍。”高虎笑眯眯的看着秦守生,说道:“看不出来啊,你这窝囊废,还挺深情啊。哈哈,这样吧,老子可以不碰这女人,但是我要你,从这里钻过去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嘶...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