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八章 破庙里的故事

上一章:第六百零七章 小男子汉 下一章:第六百零九章 顺口溜吗

岳无涯自言自语的一声,随即握紧小小的拳头:“那天门宗主,是不是欺负你了,以后涯儿长大了,一定帮你教训他。”

“他....”

而岳无涯,直到此时,还以为广平王是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当初自己带着十二神卫,去地圆大陆,几乎是一帆风顺。

昨晚没能将广平王一起救出来,现在他应该已经被处斩了吧。

所以不等岳无涯说话,任盈盈便将他抱在了怀里:“涯儿乖,快睡觉吧。”

任盈盈暗暗思索起来。

“唰!”

自己和岳风的糗事儿,怎么能让涯儿知道啊。

那是你亲爹啊,你怎么教训他?他教训你还差不多吧。

听到这话,任盈盈哭笑不得。

一提到岳风,任盈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就在这时,岳无涯笑道:“小姨,我还想听故事。小姨,你有没有那种记忆最深刻的事情,讲给涯儿听,好不好。”

记忆深刻?

直到任盈盈讲完,岳无涯闪烁着眼睛,忍不住赞叹道:“小姨,你太厉害啦,那么多宗门,都被你抓住,我以后也要想小姨一样。”

这孩子心里承受能力有限,这种残酷的事情,还是不要告诉他了。

这一瞬间,任盈盈精致的脸上,透出一丝的不自然:“天门宗主,就是一个讨厌的家伙。所以小姨才要假扮他。”

不过破庙里光线昏暗,岳无涯躺在任盈盈的怀里,也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听到这个,任盈盈顿时明白了什么。

在他面前,几乎是处处受制,还好几次被占了便宜!

爸爸?

将这些的时候,任盈盈思绪回到了两年前,内心很是感触。

说到这,岳无涯话音一转,问道:“对了,小姨,我父王呢?昨天皇帝要杀他,父王会不会死啊。”

身为公主,任盈盈从小备受宠爱,成年之前,都是顺风顺水的,哪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儿。

“那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儿。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岳无涯忍不住问道:“我睡不着,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?”

当初自己假扮天门宗主,抓到六大门派,后来岳风听说有人冒充天门,便找上门来。当时自己被岳风追到一个阵法中,自己本以为,那阵法能困住岳风,结果岳风改了阵法,害得自己又热又痒,迫不得已,向他求饶。

任盈盈也睡不着,想着心事。涯儿这孩子太可怜了,自己决不能让他出事。

这一瞬间,感受到温暖的怀抱,岳无涯心情逐渐平静,但却没有半点的睡意。

“天门宗主啊!”任盈盈本能的回应道:“就是你....”

很显然,之前以为岳风死了,秦容音就没有告诉岳无涯真正的身世。

一想到这些,任盈盈的脸色,顿时无比羞红。

几秒后,见任盈盈沉默不语,岳无涯忍不住道:“小姨,想不起来吗。”

还有一次,在赵云的古墓,自己被幻阵影响,错把岳风当成的父皇。

真要有的话!

而现在,自己还为了救他的儿子,四处奔劳。

“小姨,你问这个做什么呀?”岳无涯好奇的开口,随即有些迫不及待:“你还没告诉我,天门宗主是谁呢。”

听到这个词,岳无涯忍不住偏着脑袋,寻思了下,说道:“爸爸不就是父王吗?”

说到一半,任盈盈意识到什么,赶紧打住,然后问道:“涯儿,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,你的爸爸是谁?”

听到这话,任盈盈笑着点头,随即想了想,开口道:“那就给你讲一个,小姨冒充天门宗主,抓六大派的故事..在地圆大陆,有六大门派,分别是少林,武当...”

说着,岳无涯想到什么:“对啦,那天门宗主是谁呀,你当时为什么要假扮他!”

岳无涯一下子就听入迷了。

一时间,两人各自想着心事,破庙之内,很是寂静,只有外面淅沥沥的雨声不断传来。

“讨厌的家伙?”

“小姨!”

任盈盈摇了摇头,脸上一片滚烫,随即催促道:“小孩子哪儿这么多问题,时候不早了,赶紧睡觉,明天咱们还要赶路。”

说这些的时候,任盈盈脑子浮现出岳风的模样出来。

下一秒,任盈盈脑海中,再次想到了岳风。

听到这话,任盈盈神情复杂,挤出一丝笑容,宽慰道:“他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“好呀!”

偏偏碰到这个岳风,一切都变了。

涯儿这孩子,本就油嘴滑舌。若是再把他亲爹的事迹,说给他听,他若是学习到半点皮毛,以后更是没个正经,还不成混世小魔王了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