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五章 又是你

上一章:第八百一十四章 来的好 下一章:第八百一十六章 赌注

“袁坛主,别...”

看到这一幕,张娜和众多琉金坛的弟子,纷纷惊呼一声,冲了过来。

说完最后一句,袁士林就招呼周围的弟子,准备把谢流云弄到小船上。

毒刺狠狠的刺入谢流云身上,没入经脉之中,与此同时,剧毒也快速向全身扩散!

话音落下,张娜快步而来,一巴掌扬起,直接打在岳风的脸上!

这剧毒如此厉害,谁不怕啊。

只是冲到半路,一个个都停了下来,目光看着谢流云,充满了惊恐和不安。

听到这话,袁士林和周围众人,都是神色一变,彻底呆住了。

心想着,张娜满脸怒气的回头看去,顿时气的娇躯颤抖。

“谢坛主..”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快速冲过来,语气透着焦急。

张娜慌得不行,眼睛红红的,精致的脸上满是焦急,想要靠近,却又不敢。

说着,张娜瞪了岳风一眼,继续恨恨道:“偏袒自己的徒弟也就罢了,还这么恶毒的想害我师父,真是最毒妇人心....”

这一刻,谢流云再也撑不住,一下子倒在地上,如同虾米一样弓着身子,不住的颤抖。

而这个穆清月,因为两个分坛的矛盾,故意说的这么可怕,不是公报私仇是什么?

说着,袁士林看了一眼谢流云,继续道:“现在咱们加快速度,快速返回山门,让圣主出手,圣主神通广大,或许谢坛主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霎时间,周围所有人的目光,都汇聚在穆清月身上。

既然她清楚这种水毒的特性,或许也知道解救的办法。

又是这小子!

虽然双方一直不和,但毕竟都是圣宗的人,穆清月也不忍心看到谢流云如此凄惨的死去。

“我就不信,这毒这么可怕!”

至于那条鱼王,现在不知道躲在海底什么地方,这茫茫大海,怎么找得到它?

说这些的时候,穆清月复杂的看了谢流云一眼,目光透着无奈。

说起来,穆清月身为星木坛坛主,高冷孤傲,在圣宗之中有着极高的威严,一般情况下,琉金坛的弟子,是不敢这么说的。

“师父,你怎么样?”

哗!

一时间,全场寂静一片,掉一根针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话音落下,不少琉金坛的弟子,一个个瞪着穆清月,纷纷开口应和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:“人还没死呢,你们就开始哭哭啼啼的,你们是不是巴不得这位谢坛主早点断气啊...”

谢流云怎么都没想到,这条鱼王生性如此凶残,硬挨了自己几鞭子,也要致自己于死地。

一时间,琉金坛的所有人彻底慌了!

自己堂堂琉金坛坛主,渡劫境实力。

呼啦....

这时,袁士林深吸口气,不甘心的看着穆清月:“穆坛主,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

与此同时,谢流云周围的弟子,都纷纷后退,避如蛇蝎。

“如此公报私仇,还有什么资格做坛主?”

今日难道就这样死在这大海上了?

与此同时,星木坛的众弟子,也都不干了,纷纷大叫着和琉金坛吵了起来。

“马德,真是不识好歹...”

“师父,呜呜呜....”

与此同时,星木坛和其他分坛的众人,也都是禁不住倒吸冷气。

噗通!

谁在这儿说风凉话?

岳风后退一步,真是**的什么人,都能欺负自己了!又**挨了一巴掌!

槽!

这一瞬间,张娜和不少琉金坛的弟子,纷纷开口阻止。

就在这时,袁士林大步走出来,挥了下手,清亮的声音清楚的传遍每个人的耳朵:“穆坛主这么说,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...”

大家都是同门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谢流云毒发身亡吧?

啪,啪,啪!

和别的宗门不一样,圣宗的掌门人,称作圣主。

听到这话,张娜和周围的琉金坛弟子,都皱了皱眉。

“我师父还没死呢.....”

“你们别碰我师父!”

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?

然而,他们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依旧畏惧,根本不敢靠近谢流云。

这鱼王的毒太强了!就连谢流云都抵挡不住?

谢流云痛苦的嚎叫着,强烈的麻痹感,使得他浑身发颤,同时,手中长鞭再次狠狠甩过去,抽打在那咕噜龙鱼王的身上。

这一瞬间,谢流云抬手指着穆清月,幽蓝的脸上满是怨毒:“你...你这是公报私仇!”

“我师父这么提议,是为大家着想....”

与此同时,全场的目光,也纷纷汇聚在岳风身上,目光透着疑惑和不满。

谢流云也是满脸绝望。

正是袁士林!

要知道,谢流云可是渡劫境啊,几乎是百毒不侵了,现在却奄奄一息,随时都能毙命的样子。

“放屁,你们师父中毒,关我师父什么事儿?”

嗖!

果然,穆清月红唇微微张开,继续说道“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才能救他,就是抓住那条鱼王,取出它双角上的鲜血,给谢坛主服用....只是,这条鱼王已经潜入海底,想抓住它,只怕千难万难....”

就在这一瞬间,穆清月赶紧出声制止,绝美的脸上,秀眉紧锁:“他现在浑身都是剧毒,你碰到他,就会被染上的。”

自己中的毒,肯定有办法解的。

长鞭再次甩在咕噜龙鱼王的身上,一时间,鲜血流个不停,几乎将周围百米内的海域都染红了。

“穆清月,你....”

岳风没躲开,这一巴掌打在他脸上,清脆响亮!

“又是你?”就在这时,张娜狠狠瞪着岳风,冷冷的开口道:“刚才我师父饶了你一命,你现在又说风凉话,今日我饶不了你!”

不甘心啊....

“啧啧....”

“是吗?”袁士林吃了一惊,赶紧避开几步。

然而一边的穆清月,却是摇了摇头:“回到山门就晚了,此时水毒已经扩散他全身经脉,一个时辰之内,如果没有解药,就会七孔流血而死。”

噗嗤..

就见谢流云的一张脸,在毒素扩散之下,变成了幽蓝色,嘴唇乌黑,十分的吓人。

不仅要把谢流云单独弄到小船上,还要火化。

“没有了。”穆清月摇了摇头,绝美的脸上,透着一丝无奈:“现在最好的办法,就是赶紧用船桨把他架到小船上,等他气绝之后,赶紧火化,不然的话,等毒扩散之后,我们这些人,全都活不了。”

“师父!”

唰!

“那...”

这...太残忍了吧!

但见穆清月提议,要把师父放在小船上火化,激愤之下,这些琉金坛的弟子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“我有办法救你师父,你却打我一巴掌?”岳风冷冷道,转身就走!

唰!

此时,袁士林满脸纠结,冲着穆清月问道:“穆坛主,照你这么说,谢坛主岂不是没救了?”

这毒也太可怕了。

这里距离山门,还有几千里地,一个时辰之内,怎么可能赶得到?

“啪!”

“师父?”

那根毒刺,是咕噜龙鱼王修炼的精华所在,喷出来之后,气息也虚弱下来,又挨了一鞭子,就不再恋战,身子快速沉下了海底。

穆清月曾在古籍上,看过有关水毒的记载,深知这水毒的可怕之处。

找死吗?

什么?

话音落下,全场一片哗然。

这一下,周围的其他琉金坛弟子,一个个眼圈也都红了起来,悲伤不已。

说着,袁士林看了看谢流云,叹了口气:“谢坛主遭此厄运,大家都不想,不过这水毒实在可怕,所以咱们还是按照穆坛主的说法去做吧。”

哗!

“啊!”

此时,张娜走到谢流云几米远地方,忍不住哭泣起来:“弟子无能,不知道如何救你...”

“太可恶了....依我看,咱们师父根本就没事儿....”

说着,袁士林就要走过去,去扶谢流云!

“不错....这心肠太歹毒了!”

在剧痛的刺激下,咕噜龙鱼王狂性大发,顶着谢流云的长鞭,不顾一切的从来,张开血盆大口。

正是岳风!

下一秒,一根幽蓝色的毒刺,从咕噜龙鱼王口中喷出,向着谢流云激射而来。

见毒刺飞来,谢流云感觉到危险,想要躲闪,但还是晚了一步!

与此同时,张娜快步走出来,无比愤慨的冲着穆清月叫道:“穆清月,你少危言耸听,什么一个时辰不救治就没命,不就是故意吓唬大家,好害我师父...”

一时间,琉金坛的众人,你一句,我一句,几乎把穆清月说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女人。

所有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,心里惊恐不已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