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六章 赌注

上一章:第八百一十五章 又是你 下一章:第八百一十七章 好厉害

打赌?

“师姐,这小子耍你呢...”

是啊,现在师父情况危急,随时都能毒发身亡,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师父死?

张娜也是娇躯一颤,呆住了。

话音落下,有不少琉金坛的弟子忍不住,直接冲了过来,纷纷怒喝。

说真的,要是以岳风之前的个性,是不可能救谢流云的。但自从做了天门宗主之后,性情和变了许多。这谢流云虽然可恶,但怎么说也是同门。

“穆清月,穆坛主!”此时,张娜紧紧盯着穆清月,冷笑道:“你就是这么教弟子的?如此狂傲无礼,真是咱们圣宗的耻辱!”

“等等!”

众人轰议论声中,穆清月也是紧锁眉头,很是不悦的看着岳风:“风涛,赶紧退下去,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张娜秀眉轻蹙,和周围的师兄弟对视了下,随即道:“你想怎么赌?”

说真的,要是平常,张娜才不屑理会岳风。

“你....”

呼啦!

与此同时,躺在地上,身中剧毒的谢流云,也几乎要气炸了,瞪着岳风怒斥道:“放肆...混...混账东西....”

说真的,和岳风打赌,张娜心里很不情愿。但没办法,自己在琉金坛,乃至整个圣宗有现在的地位,全靠背后有谢流云这个师父撑腰。

这个御兽环,是岳风之前参加比武招亲大会,武比半决赛上,击杀了一头风灵狼王得到的。

唰!

“这水毒,几位坛主都束手无策,他一个刚来的弟子,竟然大言不惭。”

岳风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是的,师父相信我。”

她知道,这位新来的师弟,是不满谢流云之前的行为,才说风凉话嘲弄的。

不过一个新来的,竟然要做整个琉金坛弟子的爹?

就在这时,张娜赶紧喊住了岳风,精致的脸上,满是纠结,咬着嘴唇道:“好,我...跟你赌了!”

最后一句话落下,岳风转身就要走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穆清月总觉的这个徒弟,很是与众不同,要是别的弟子这么说,她肯定不会相信。但这个新收的弟子,却给自己一种莫名的信任感。

“师姐,跟他们废什么话?”

自己这个徒弟,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!

岳风笑眯眯的看着她,一字一句道:“我要是成功拿到了鲜血,救了你们师父,以后你们琉金坛的所有弟子见了我,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爹。要是我救不了,就任你们琉金坛处置。”

如果师父不在了,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啥?

不错,正是岳风之前得到的御兽环。

“你找死!”

话音刚落,张娜脸色一变,忍不住娇喝一声,身后的琉金坛其他弟子,也都是怒不可赦!

但是...这玩笑开得太大了。谢坛主都要死了,还开玩笑,有点不太礼貌。

这小子说什么?!

什么?

噗通...

此时,穆清月秀眉紧锁,看着岳风:“你有办法抓到鱼王?”

他能救谢坛主?!

张娜俏脸一寒,环视了一圈,娇斥道:“不赌能怎么办?你们有办法救师父吗?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师父毒发身亡?”

张娜紧紧咬着嘴唇,脸上透着几分的鄙夷和轻蔑:“你要是真能拿到鱼王双角的鲜血,我收回之前的话,并且向你道歉!如果你骗我,我们琉金坛上下几万弟子,非要杀你不可!”

说这些的时候,张娜忍不住看了一眼谢流云,只见他在剧毒的麻痹之下,已经奄奄一息,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“当然是真的!”岳风淡淡一笑。

一声水花四溅,岳风的身影,迅速向海底深处潜去。

话音落下,不知道谁忍不住笑出了声,霎时间,全场一片热议!

“好!那你等着。”岳风淡淡说了一句,随即纵身一跃,跳入海中。

张娜反应过来,对着岳风道:“你说真的?”

话音落下,那些琉金坛的弟子,顿时鸦雀无声。

岳风话音落下,全场一片哗然。

当时庞统告诉岳风,御兽环可以驾驭灵兽,让他留着,以后可能有用处。

这小子...太狂傲了。

这水毒,连八仙之首的铁拐李都扛不住,他怎么治得了?

不过也不是白救,谢流云和琉金坛,一个个如此高傲,岳风只想戳戳他们自尊。

自己没听错吧,这小子说他能抓住鱼王?

“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吧...”

听到这话,众多琉金坛弟子,纷纷停下脚步,愣在那里。

话音刚落,周围的琉金坛弟子,纷纷急着开口。

“风涛”

哈哈....

说着,岳风故意伸了个懒腰,摇头晃脑道:“哎呀,刚才抓了那么多咕噜龙鱼,真是太累了,既然自己的好心,别人不领情,那我还是回船舱休息吧....”

下潜了几十米,岳风从身上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环,圆环似玉非玉,里面隐隐有灵气波动,很是神奇。

“好!”

“如此轻辱师父,大言不惭,咱们杀了他...”

“对,穆坛主不动手,咱们帮他清理门户!”

岳风根本没理会他,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娜: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,我也不强求你们。”

见他这么说,穆清月不再开口。

但没办法,师父命悬一线,只要有希望,就得试一试。

“当然。不过你刚才打了我一巴掌,我就算有办法救,也不会救。”岳风想都没想的点头。

唰!

这一瞬间,张娜娇躯一颤,惊疑不定的看着岳风:“你给我站住!你刚才说什么?你有办法救我师父?”

“师姐别冲动啊....”

“风师弟!”柳箐箐也忍不住拉着岳风,急得不行:“好啦,你别闹了。”

“跟这种人赌什么?”

“道歉?”听到这话,岳风轻笑一声,摇了摇头:“我不需要你向我道歉,我只想跟你们琉金坛打个赌。”

看着冲上来的琉金坛弟子,岳风一点也不慌,清了下嗓子,朗声道:“刚才我师父说,想要解开水毒,只有抓到咕噜鱼王,取到鱼王双角上的鲜血。现在,鱼王已经潜入海底,没人能抓得住它。但是,我有办法抓到鱼王。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