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八十三章 交给我处理

上一章:第八百八十二章 略施小计 下一章:第八百八十四章 怎么回事

听到这些,岳辰哭笑不得,同时一脸的疑惑!

苏轻烟气的不行,一边挣扎,一边娇喝:“你快放开我!”然而,浑身没有力气,哪里挣脱的开?

岳辰是出了名的怕老婆,即便在天启大陆,做了一品大员,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。

感受到妻子的愤怒,岳辰一下子慌了神,赶紧跪在地上,不断的抽自己耳光:“老婆,老婆我错了,我是畜生,我色迷心窍,对不起,对不起。。”

说完这些,他再次抓向苏轻烟!

陈芸瞪了岳辰一眼,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跟我出来,我有别的事情跟你说!”

见岳辰一脸疑惑,陈芸很不耐烦的娇喝道:“以后和那个段羽,撇清关系,必要的时候,就除掉他,这种人,留着就是祸患!”

噗通!

好事儿被打断,岳辰心头火气,大骂一声,同时回头向着外面看去,这一看,心脏病差点没吓出来,倒吸一口冷气,后面的骂声,也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说完这些,岳辰一手抓着苏轻烟的胳膊,另一只手就准备去撕衣服。

下一秒,岳辰偏头看了一眼伸直迷糊的苏轻烟,冲着陈芸小心翼翼道:“那个...这个女人怎么办?”

咣!

刚才得知,段羽来了天启大陆,自己的丈夫,还和他成为了朋友,陈芸没有多想,立刻赶来了监军司。

“我问你。”陈芸瞪了他一眼,一字一句问道:“昨天陛下登基大典,是不是有一个叫段羽的人来祝贺,然后,你还带着他去了大牢,不仅亲眼看着他杀了欧阳家族的族长,还帮他四处散播消息,吸引岳风?”

这一次,岳辰速度快很多,苏轻烟没有躲过去,手腕被紧紧抓住。

陈芸轻笑一声,满脸不信:“那这一桌酒菜怎么回事儿?还有,你是不是对她下了药?”

自己刚才怎么就放松警惕了呢?

十年前,陈芸在东海市的海域上,碰到了四处流浪的段羽,之后的一段时间,陈芸不仅被段羽玷污,还遭受了无尽的羞辱。

这时,岳辰反应过来,挤出一丝笑容,开口道:“老婆,你怎么...”

呼!

陈芸气的一跺脚:“岳辰,你知不知道,这个段羽虽然也是地圆大陆的,但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大魔头,几年前,他带人回地圆大陆,大闹欧阳家族,还伤了不少江湖人士,这种人,你少跟他来往!”

在陈芸的心里,段羽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人,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,怎么能让自己的丈夫和他成为朋友?

看到眼前的一幕,陈芸满脸的愤怒,只见苏轻烟满脸涨红,无比虚弱的坐在椅子上,眼眸迷离,显然是被下了迷药!

呃...

听到这话,岳辰暗暗松了口气,赶紧跟着出去,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:“老婆,什么事儿啊?”

说着,岳辰继续解释:“其实,我也没作什么,只是在这里审问她呢?”

“虽说你在这里做了大官,咱们不用回地圆大陆了,但咱们到底是地圆大陆的人,做人都讲究个名誉,你和段羽这种人做朋友,还帮他残害地圆大陆的人,你想遗臭万年吗?”

真相不能说,只能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了。

说这些的时候,陈芸表情没有丝毫波动,心里却是无比的羞愤。

不管什么原因,老婆既然这么说了,自己照办就是。

女人都把贞洁看的比性命还重,陈芸也是一样,十年前被段羽玷污的事情,陈芸一直埋在心底,谁都没说,包括岳辰。

自己的丈夫,她太了解了,十分好色,一眼就能看出岳辰在说谎。

“你听到了没啊?”

唰!

说这些的时候,苏轻烟很是懊悔。

反正自己还没碰苏轻烟呢,衣服都没脱,肯定能蒙混过关!

这时候,岳辰走过来,坐在苏轻烟身边:“能和苏大美女,共享欢乐,就算是天打雷劈也值了!”一边笑嘻嘻的说着,同时就要去抓苏轻烟的手腕。

“苏大美女,这叫做兵不厌诈,哈哈,我告诉你吧,你刚才喝的东西,叫做迷御散,不管多矜持的女人,喝了之后,都会变得无比放荡!”此刻,岳辰缓缓走进来,一脸得意的说着。

话还没说完,陈芸快步走过来,走过去狠狠甩了岳辰一个耳光,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起来。

此时的苏轻烟,清楚的感觉到,喝了刚才那杯东西之后,自己的内里非但没有恢复,丹田中,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暖流。

什么?

“玛德....嘶!”

紧接着,岳辰靠近了几分,在她身前轻轻一嗅,满脸陶醉:“好香啊。”

这...这到底啥情况啊。

岳辰这人,当年在东海市,玷污弟妹,陷害岳风,这些事儿人尽皆知,简直就是畜生,怎么可能会改过自新?

“你.....”

“怎么?你还惦记着她?”陈芸杏眼圆瞪,没好气道:“交给我处理!”

迷御散?

啪!

“滚,滚开啊!”

听到这话,苏轻烟娇躯一颤,只觉得身上一股股燥热传来。

下一秒,苏轻烟无比羞怒的瞪着岳辰:“如此卑鄙的行径都做的出来,你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“好好,我听老婆的!”岳辰挤出一丝笑容,赶紧安慰道。

话音落下,陈芸转身到了外面的院子里。

老婆这是怎么了?以前提到地圆大陆的人,都是一副和自己无关的姿态,今天怎么忽然有正义感了?

岳辰满脸尴尬,不过还是努力解释道:“就是这女人口风太紧,我才决定下药,让她说出岳风的下落,这一桌酒席,就是来麻醉她,让她放松警惕的!”

“嘿嘿!”

眼前的情况,岳辰显然没有得逞,所以陈芸也懒得多计较!

“行了,行了,别这么多理由了!”

眼看着苏轻烟的裙子,就要被岳辰撕碎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,外面的大门,忽然被人一脚踢开,发出了一声震天巨响。

说这些的时候,陈芸义正言辞,不容反驳。

难道这就是天意吗?

正是老婆陈芸!

“审问?”

这....

“岳辰,你个混蛋,你说今天有公务要办,晚上不回去了,这就是的公务?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,你个畜生,你对得起我么!”

这些事儿,陈芸深深记在心里,一辈子都不会忘。

呼!

苏轻烟躲了一下,精致的脸上,满是抗拒阴冷:“滚开!”

“你个无耻之徒!”这一瞬间,苏轻烟意识到自己被骗了,无比羞怒,冲着岳辰娇叱一声。

岳辰越发的兴奋,笑眯眯的看着苏轻烟:“你叫吧,整个监军司的人,都被我撤走了,这里就咱们两个人,你就算是喊破喉咙,也没人进来救你的。”

“是啊!”岳辰愣了下,点了点头。随即,很是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?”

苏轻烟俏脸一变,下意识的就要催动内力,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,娇躯一软,坐在了椅子上。

若是被岳辰玷污了,以后还怎么有脸见岳风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“啧啧,好性感啊。你生气的样子,真是撩人心弦啊,我要定你了。”苏轻烟的呵斥,并没有让岳辰收敛,反而刺激了他的兴致。

这一刻,苏轻烟羞愤无比,同时也彻底绝望。

不仅如此,脑子也开始晕乎乎的。

老婆从来都不过问自己的公务,今天是怎么了?

然而,她原本就被封住了内力,此时又中了迷御散,即使躲开了,也是那么娇弱无力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