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八十四章 怎么回事

上一章:第八百八十三章 交给我处理 下一章:第八百八十五章 来的是何人?!

很快,回到了府上,在陈芸的安排下,苏轻烟直接被丢进了一间暗无天日的密室。

“先好好折磨她一番。”陈芸浅浅笑道。

自己不是在监军司,怎么会在这种地方?

正说着,静观目光落在苏轻烟身上,顿时一愣。

啊?

更重要的,苏轻烟美若天仙,连自己的丈夫都被迷住了,怎么能忍?

清脆响起,苏轻烟精致的脸上,瞬间浮现出鲜红的指印出来。

几秒后,静观缓过神来,忍不住冲着陈芸问道。

当时在监军司,陈芸闯进来的时候,苏轻烟神志已经迷糊,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。

迎夏带着一丝笑意,手里紧紧握着一根皮鞭,径直走向苏轻烟!

“你们...”

这时,陈芸慢慢走过来,满脸得意,缓缓道:“苏轻烟,听说你是文宗宗主,在东傲大陆江湖地位很高,真没想到,如今做了阶下囚,竟然如此耐不住寂寞,主动勾引男人起来了!同样身为女人,我都替你丢脸!”

看到静观,陈芸笑着招呼了一声,和刚才的阴狠,简直判若两人。

“给我绑起来!”

“静观先生,你来了!”

不得不说,苏轻烟不愧是女神级别的存在,即便被五花大绑,浑身鲜血淋漓,却依旧掩饰不住那高雅的气质。

呃...

眨眼间,苏轻烟被五花大绑,一动也动不了!

自己堂堂文宗宗主,岳风的女人,怎么能被人羞辱?

“岳夫人,这怎么回事儿啊?”

自己被迫离开地圆大陆,还被段羽羞辱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岳风造成的,而苏轻烟是岳风的女人,现在落入自己的手上,怎么能轻易饶了她?

说这些的时候,岳辰脸上带着笑容,暗中却说不出的郁闷和心疼。

“是,夫人!”话音落下,迎夏和几个下人,都纷纷退出密室。

陈芸气的不行,玉手指着苏轻烟:“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儿,还如此嘴硬,给我继续打,打到她承认为止!”

等人都离开之后,陈芸轻舒口气,把情况仔细给静观说了一遍。

“啪!”

自从做了监军夫人,陈芸在皇城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,还有很多江湖奇人异士,而这个静观,就是其中一个。

陈芸没有立刻回答,冲着周围下人挥了挥手:“你们都退下!”

陈芸不再废话,叫来随从,将苏轻烟带出了监军司。

听到这话,苏轻烟无比的羞怒,看着陈芸道:“你在乱说什么?你是岳辰的夫人吧,请你不要血口喷人,是他用卑鄙无耻的手段...”

听完,静观暗暗点头,然后认真看着陈芸:“岳夫人,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苏轻烟呢?”

意图被拆穿,岳辰很是尴尬,陪着笑脸道:“那...那就交给老婆处理吧!”

迎夏满脸鄙夷:“一个钦犯,死到临头,还敢勾引大人,如此不知廉耻,看我怎么替夫人教训你!”

这是哪儿?

这....这不是东傲大陆的文宗宗主苏轻烟吗?

看到迎夏紧握着皮鞭走过来,苏轻烟惊怒不已!

见苏轻烟这么减轻,陈芸很是愤怒,冷冷的说道。

玛德,就差一点啊,自己就能享受美人温柔了。

“我是谁?你个贱人还有脸说?”

啪!啪!啪!

坐起来的时候,见自己衣服完好无损,苏轻烟很是疑惑。

就在这时,密室外面传来一个声音,紧接着,一个潇洒的身影,缓步走了进来。

“岳夫人,静观先生来了!”

就在苏轻烟暗暗思索的时候,房门忽然被推开了,紧接着,陈芸带着几个下人,缓缓走了进来!

嘶!

嗯?

话音落下,陈芸满脸的愤怒,走过去狠狠甩了苏轻烟一个耳光!

随后,陈芸语气冰冷,挥了下手:“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没有廉耻的贱女人。”

啪!

岳辰一下子急了,赶紧道:“这恐怕不行,她是陛下钦点的重犯....”

自己没有被玷污?

下一秒,陈芸大骂起来,言语无比恶毒:“你个贱人,一个陛下钦点的重犯,死到临头,一点羞耻都没有,还敢勾引我的男人。被我抓个现行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愣神之下,静观看着苏轻烟的眼神,也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话音落下,迎夏再次挥舞软鞭。

“是,夫人!”

这个男子,四十岁左右,一身灰色长袍,浑身上下弥漫着洒脱的气质。

“呼啦!”

陈芸冷笑一声:“贱女人,你还狡辩?真是人贱脸皮厚!”

这一下,苏轻烟秀眉轻蹙,彻底迷糊!

“我血口喷人?”

一阵阵抽打声响起,听得周围众人心惊肉跳。

苏轻烟紧紧咬着牙关,强忍着痛楚,表情无比的坚定。

话音落下,身后一个侍女走了出来,正是陈芸的心腹迎夏。

静观微微一笑:“刚才在前厅没找到夫人,没想到夫人竟然在这里教育下人,嗯?”

伤口在盐水的刺激下,苏轻娇躯剧烈颤抖起来。却紧咬着嘴唇,一声都没吭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呼!

陈芸对静观十分信任,没有丝毫的隐瞒。

什么?

听到这话,苏轻烟羞怒无比,无畏的看着陈芸,语气坚定:“我再说一遍,我没有勾引岳辰,是他居心不良,你要管,就去好好管管你的丈夫!”

我勾引你男人?

静观自诩是到门中人,擅长观想算命,和陈芸结识后,曾给她算过几卦,并且十分灵验,陈芸对他十分信任。

此时的苏轻烟,身上的药力彻底发作,精神彻底迷离,已经不省人事。

话音落下,几个守卫走过来,直接将苏轻烟五花大绑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!

话音落下,迎夏手中的软鞭,狠狠抽打在苏轻烟的身上。

苏轻烟秀眉轻锁,目光落在陈芸身上:“你是谁?”

不等他说完,陈芸冷冷打断道:“行了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这个女人,是你偷偷从牢里带出来的吧,你能违抗圣旨,私下把她带出来,就不能交个我处理了?”

苏轻烟身上的药力,逐渐散去,迷迷糊糊醒来,只觉得头疼欲裂。

那皮鞭虽然没倒刺,却浸了盐水,霎那间,皮鞭抽打之处,破开肉绽,鲜血涌出来湿透了苏轻烟的长裙!

心想着,苏轻烟环视了一圈,结果这一刻,她娇躯一颤!就看见,自己被关在一间密室里,光线昏暗,处处透着一股潮湿霉腐的气味。

“好!好!你个贱骨头,还敢反咬一口!”

“吱--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