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敢污蔑我

上一章: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跑不了 下一章: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背叛

说着,岳风又冲着张娜道:“张娜,你这个师父人面兽心,既然已经和他决裂,就不要再给他解释了。”

玛德!

看到这一幕,藏在草席中的岳风,心中说不出的畅快。

“别装矜持了,如此良辰美景,可不能浪费啊!”此时,谢流云已经忍不住,邪然一笑,上下打量着穆清月,瞬间扑了上去。

自己堂堂星木坛坛主,竟然要被谢流云如此羞辱。

这个张娜,非要贪自己的血战八方,结果到最后,把自己给害了,真是活该啊。

“行了,我来替你说吧!”

听到这话,穆清月气的娇躯颤抖:“谢流云,你个无耻败类,禽兽不如的小人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唰!

与此同时,藏在暗处的岳风,也是心头火气,暗暗紧握拳头。

呼!

也就是这时,谢流云在两个弟子的陪同下,就缓缓走了进来。

张娜连连摇头:“师父,你别听他瞎说!”

说着,谢流云就要凑上去,一亲芳泽。

“是,掌门!”两个弟子齐声应和,然后退了出去。

心里思索着,岳风紧紧看着眼前的局势,快速思索着对策。

“你们都退下。”谢流云冲着身后的弟子挥了挥手,语气不容置疑:“等下不管听到什么动静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进来。”

张娜娇躯一颤,面露难色,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此时的张娜,脑子乱糟糟一片,想要编造一个谎言,却又无法自圆其说。

就在这时,谢流云没了耐心,冲着张娜呵斥道:“你到底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谢流云紧锁眉头,先是看了穆清月一眼,随即冲着张娜冷冷道:“既然是这样,你为何藏在草席下面?”

张娜浑身一颤,赶紧跪在地上,磕磕巴巴道:“师父,你听我解释,是岳风告诉我,穆清月知道一个秘密,我就过来审问她...”

反正目的要挑拨他们师徒关系,岳风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毫无顾忌。

张娜张了张嘴,还没开口,就被岳风打断了。

而藏在身边的张娜,也是脸色涨红,很是尴尬。

哗啦!

“张娜,你都决定和我们一伙儿了,还怕他做什么?”岳风似笑非笑的开口道:“反正我已经把血战八方的口诀传给你了,只要你练成,实力绝对超过谢流云!”

“你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见到穆清月的反应,谢流云没有丝毫的升起,反而激发了内心的兴趣:“我可是给了你机会的,你别不识抬举!”

这一瞬间,张娜俏脸寒霜,也躲在了岳风身边!不错,张娜也不想被谢流云看到,毕竟,谢流云让她去杀岳风,这个时候,不可能在地牢里。

穆清月惊怒不已,本能的后退,却还是被谢流云抓住了双手。

“岳风!”

话音落下,岳风弯下腰,藏在了草席下面!

听到这话,谢流云气的不行,怒视着张娜:“你投靠了岳风?”

张娜娇躯一颤,知道藏不住了,缓缓走出来怯生生道:“师父,是我!”

“唉!乖女儿!”

进来的一瞬间,谢流云的目光,就锁定在了穆清月身上,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。

说着,谢流云笑容渐浓:“你好好考虑考虑,能做我的女人,你应该很荣幸啊,哈哈!”

看到谢流云一脸邪笑的盯着自己,穆清月又惊又怒。忍不住娇喝起来,只是之前在大殿被抓的时候,消耗了不少内力,此时面对谢流云,怒声娇喝,一点威慑力也没有。

呼啦!

“穆清月!”

谢流云虽然阴险好色,但心思缜密,一下就看出张娜在说谎!

岳风没有理会,而是透过草席的缝隙,看着外面的情况!

“嘿嘿!”谢流云上下打量着穆清月,眼睛愈发放肆:“很简单,以后你做我的女人。”

说这些的时候,岳风眼中闪烁着狡黠!

就在这时,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岳风掀开草席,缓缓走了出来。

而且,还没躲起来的岳风两人看着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自己不是让张娜杀了他吗?怎么还没死,而且还在地牢里?

就知道谢流云没安好心,却没想到,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卑鄙!

“穆坛主,这地牢的滋味不好受吧。”谢流云笑呵呵的询问。

见她终于叫了出来,岳风满意的点点头:“真听话啊,爸爸听你的,先藏起来吧!”

说这些的时候,谢流云很是火大。好事儿被打扰了,谁能不气?

“快说!”

岳风?

看到这一幕,藏在草席下面的岳风和张娜,都看不下去了,随后,张娜不小心发出了动静出来!

哈哈...

看到她,谢流云脸色一变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不是让你去解决岳风吗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你...”

“躲?”谢流云紧紧抓着穆清月的双手,露出一丝邪笑:“你以为今晚能躲得了?”

没错,岳风就是要挑拨离间,这样才能有机会救穆清月。

说这些的时候,张娜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,坏了,师父发现了自己,这下不好解释了。

什么?

噗通!

“滚出去?”

看着弟子离开,谢流云缓缓走进,上下打量着穆清月,笑眯眯道:“穆清月,你我总归是同门一场,虽然岳风抓走嫦娥娘娘的事情,你罪责难逃,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,但有个前提!”

这个谢流云,还真是个卑鄙小人。

“我...”张娜紧咬着嘴唇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岳风没有理会张娜,而是冲着谢流云笑道:“谢流云,我告诉你吧,你这徒弟已经弃暗投明,她答应放走我和穆清月,条件是,我传她血战八方的技能,所以我们俩才躲在草席里!”

“谁?!”

下一秒,看到穆清月掉落在地上的东西,岳风目光一闪,顿时有了主意。

而在躲闪中,穆清月身上也掉落了一些东西,是一些丹药和符篆。

张娜?

听到这话,穆清月娇躯一颤,又羞又怒:“你休想!”

师父....师父竟然对穆清月有想法。

看到岳风,谢流云脸色一变,随后目光闪烁着浓浓的敌意出来,同时心里也有些惊愕。

哗啦!

心想着,谢流云目光灼灼看着张娜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穆清月面无表情,冷哼了一声。

听到动静,谢流云吓了一跳,随即目光落在草席上,怒斥道:“谁藏在那里,出来!”

谢流云慢慢逼近,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我说穆清月,到现在你还没看清形式?我现在是掌门人,你呢?是阶下囚,现在你的命和整个星木坛的未来,都在我手上,你让我滚出去?”

“秘密?”

谢流云大晚上找自己说这个,肯定别有用心。

唰!

而同时的,张娜心里还有些庆幸,只要岳风不出来,自己还有机会,不过要想出一个好理由。

钻进草席下面的瞬间,张娜压低声音,冷冷道:“老老实实的,被给我耍花样!”

“你说!”穆清月冷冷开口,同时暗暗戒备。

随后,张娜狠狠瞪着岳风:“岳风,你敢污蔑我?”话音落下,张娜就要对岳风出手,可见师父目光阴冷的盯着自己,顿时又没了勇气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