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你做什么?

上一章: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面壁思过吧 下一章: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你可知错

下一秒,在那恐怖的力量吸扯之下,吕洞宾身影消失不见,被困在了乾坤葫芦中的太虚幻境之中。

吕洞宾无比惊怒,怒喝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哗!

“谢流云,快下来!”

谢流云身为琉金坛坛主,心里很清楚,只要灭了这八卦九宫灯,就能给予吕洞宾重创。

呼!

看到掌门令牌,易云封不再怀疑,当先一步向着谢流云跪了下去:“拜见掌门!”

话音落下,谢流云走过去,捡起掉在地上的圣宗掌门令牌,转身大步走出了密室!

掌门把圣宗交给了谢流云?

吕洞宾脸色一变,抬手一挥,一道保护膜在身前形成。

话音落下,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。

没了八卦九宫灯,吕洞宾内力受到影响,很是虚弱,根本没有实力抵挡。

“疯了...”

此时的谢流云,几乎是欲哭无泪。

呼!

这个葫芦,叫做乾坤葫芦,是圣宗的镇派之宝,传说是开天辟地的时候,天地间孕育的一个灵物,里面有一个独立的空间,称作太虚幻境。

打定主意,谢流云没有丝毫犹豫,一掌向着吕洞宾打去!

就看到,这一掌狠狠打在吕洞宾的身上,就听他一声闷哼,身子踉跄后退,脸色惨白,虚弱无比!

心想着,谢流云一把抱着吕洞宾的腿脚,哭诉求饶起来:“掌门,我错了,真的错了...求掌门网开一面。”

然而!

就看到,谢流云穿着掌门长袍,安稳的坐在宝座上,脸上透着一丝的傲气。

“掌门最近闭关,有了新的领悟,就在刚才,已经去了太虚幻境,就把圣宗交给我了。”

“换句话说,我现在就是新的圣宗掌门!”

话音落下,其他人都紧盯着谢流云,目光透着询问。

说这些的时候,谢流云目光落在密室角落一个葫芦上!

之前谢流云教唆大家围攻岳风,已经让穆清月很不满了,此时又见他胆大妄为坐在掌门宝座上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这....太突然了吧。

说这些的时候,谢流云一脸的认真。

然而起身的时候,谢流云眼中却闪烁着一丝的阴冷。

最后一句话落下,吕洞宾抬了抬手:“去吧!”

这一刻,谢流云彻底绝望,点了点头。

说话的同时,吕洞宾脸色透着虚弱。

然而,易云封不知道,谢流云用了卑鄙的手段,击灭了吕洞宾的八卦九宫灯,将吕洞宾困在了太虚幻境,当时动手的时候,掌门令牌掉在了地上,被谢流云捡的。

嗡!

谢流云没有回应,脸色闪烁着疯狂,趁着吕洞宾虚弱,就将剩下的八盏灯全部击灭。

这一瞬间,谢流云深吸口气,嘴角勾起一丝疯狂的笑容,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心痛,冷冷道:“掌门,你也不要怪我,谁让你向着外人呢?你就老老实实在太虚幻境中待着吧,圣宗就交给我了!”

吕洞宾也曾尝试着进入太虚幻境,但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,最后都放弃了!

很快,穆清月率先反应过来,冲着谢流云娇喝道:“你干什么?掌门的位置也敢坐?”

而且,圣宗人才济济,谢流云并不是合适的接班人。

霎时间,剩下的其他人,包括穆清月,也都纷纷跪了下去。

呼!

自己就算是报复岳风,可是岳风也没死啊,自己就要被撤去坛主的职位,还要面壁思过?

做完这些,谢流云冷笑一声,缓缓道:“掌门,虽然你是道门宗师,但思想太迂腐了,既然你一心求道,那就去太虚幻境中慢慢修炼吧。”

之前提前出关,吕洞宾的丹田内力本就有些紊乱,后来又和岳风动了手,而此时,忽然被谢流云灭了八卦九宫灯,丹田内力顿时逆乱起来。

“嗯,全都起来吧!”

据说,太虚幻境很大很大,里面有充盈的灵气,也有无穷的危险,圣宗几千年来,有好多强者曾试着闯进去,可最终都没有安全出来。

然而,谢流云的目的并不是这个,就见他身子一转,再次抬手一掌,直接将吕洞宾身侧的一盏灯击灭。

“拜见掌门!!”

谢流云丝毫不慌,微微一笑,从身上拿出掌门令牌:“令牌在此,是掌门亲手给我的,你们还有什么疑问?”

就在这一瞬间,就在谢流云转身的时候,忽然间,一股强悍的气息,从谢流云周身爆发出来,抬手一掌,直接向着吕洞宾心口打去。

“掌门,对不住了!”

嗯?!

嗖!

刚进大殿,看到眼前的一幕,穆清月和易云封等人,全都愣住了。

到了外面,谢流云叫来弟子,命令所有人在大殿集合!

“这个...”

谢流云很满意的抬了抬手,随即目光落在穆清月身上,闪烁着一丝阴冷。

听到这话,大殿众人全都愣住了,一个个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说着,吕洞宾神色认真起来,继续道:“而且,你犯的最大的错误,就是置嫦娥娘娘的安危不顾,只想着报复岳风,嫦娥娘娘是天下奇女子,曾母仪天下,她真要出了事情,你如何都担待不起的。”

“流云!”

此时的吕洞宾很是惊怒,怎么都没想到,一向对自己恭敬的谢流云,会忽然突袭自己。

面对谢流云的求饶,吕洞宾态度很是坚决,摇头道:“流云,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你这种性格,恩怨看的太重,不适合做坛主。”

唰!

在易云封心里,吕洞宾实力深不可测,谢流云不可能从他手中抢到掌门令牌。

也就是这时,谢流云冲过去,打开乾坤葫芦封口,就见一股强悍的力量,从葫芦口涌动而出,一下子将吕洞宾笼罩。

为什么?

而此时,谢流云的目的很明显了,他不想杀吕洞宾,但只要把他困在太虚幻境中,以后在圣宗之内,就无所畏惧了。

自己在圣宗几十年,忠心耿耿,到最后却抵不上一个岳风,还有嫦娥,既然你不仁,那就别怪我不义了。

“谢流云!”

这琉金坛坛主的职位,可是自己努力了多少年才坐上的,现在什么都没了,如何甘心?

这时候,易云封走出来,目光闪烁着复杂,冲着谢流云道:“你说掌门把圣宗托付给你?有何凭据?”

在吕洞宾闭关的密室中,一共有九盏灯,是按照阴阳八卦放置的,叫做八卦九宫灯。这几年,吕洞宾在道家功法上,有了新的领悟,就自创了一种以八卦为基础的功法,而这个八卦九宫灯就是关键。

不一会儿,易云封和穆清月等人,一起赶到大殿!

砰!

说起来,吕洞宾要去探查太虚幻境的事儿,整个圣宗都知道,但几千年来,吕洞宾一直都在犹豫,现在忽然就去了太虚幻境,实在太突然。

听着众人的呵斥,谢流云露出一丝微笑,环视了一圈,淡淡道:“诸位,稍安勿躁,刚才掌门喊我去密室,跟我说了很多。”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